楚剑秋收敛起道之域境,站起身来,对房雅可和方啸抱拳一揖,认真行了一礼,郑重地说道:“多谢两位护道!”

两人见状,也抱拳还了一礼。

如果楚剑秋只是一个纯粹的内门弟子,楚剑秋的这一礼,他们也就受了。

但是楚剑秋不单止是内门弟子,还有一等功勋在身,身份甚至比他们都还略高一等,他们对这一礼就不能承受得那么心安理得了。

方啸还礼过后,对楚剑秋点头致意一番,便告辞离去。他与楚剑秋之间并不熟,做了自己应做之事后,便没必要在这里过多的逗留。

房雅可却并没有就此离开,飞到楚剑秋身边,笑着说道:“恭喜了!”她与楚剑秋之间不算陌生了,而且她曾经传授过楚剑秋的剑道,对楚剑秋来说,可以说是有半师之谊。

不过房雅可却从来不曾对此居功,更多的还是以一个纯粹的长辈或者是朋友来与楚剑秋相处。

楚剑秋也笑道:“有劳!”

此时唐天磊、卢向笛、端木青、呼延锐泽等人这才纷纷跑到这艘云舟上,向楚剑秋纷纷道贺。

他们之前之所以没有和楚剑秋在一起,是为了不打扰他和杜涵雁之间的私人空间,让这两人多点私下相处的时间,但是想不到这一来楚剑秋居然因此领悟了道之域境,这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

连楚剑秋自己都料不到会因此领悟道之域境,其实他领悟道之域境也是极其机缘凑巧的。

一来是多日以来紧绷的心弦在离开上清宗之后一下子放松。

优雅杜子的秀美风采

二来混沌至尊塔每天对他神魂的洗礼荡涤,使得他本身就对大道意蕴极其敏感,厚积薄发之下,一下子与天地之间的情景感应,也就悟入了其中。

三来杜涵雁的琴音也是极大的触发因素。

楚剑秋也逐渐发现了杜涵雁的琴音对自己的修炼帮助非常大,尤其是对自己领悟道法的帮助。

杜涵雁天生的水柔清音体以及所修炼的音韵之道,在战场厮杀上并不擅长,但是在辅助修炼上却有着极为惊人的效果。

不过能够享受到这种待遇的,整个上清宗也就只有楚剑秋一人而已。

其实在上清宗中并不乏一些对杜涵雁虎视眈眈的人,毕竟杜涵雁这种特殊的体质及修炼的道法,加上她那倾国倾城的姿色,很少有人会惹得住这种诱惑。

但是杜涵雁和楚剑秋太亲近了,基本上整天都呆在楚剑秋的身边,使得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

而要想对付楚剑秋,在上清宗已经有无数人对那些人示范过了对付楚剑秋的后果,自己没有几分斤两的人,只是刚刚萌生那个念头,就赶紧把那念头给掐灭了。

楚剑秋这次领悟的道之域境是风之域境,想起当初自己第一个领悟的道之真意也是风之真意,看来自己与风之大道还真是有缘,以后这一条道可以当成自己主修的道之一。

“楚兄,如此大喜之事,你可不能吝啬了,赶紧把那些好东西拿出来庆祝庆祝!”卢向笛看着楚剑秋笑道。

“的确,这家伙现在富得流油,绝对不能轻易放过他,这可是很难得有机会宰他一刀,大家可不能轻易错过这样的机会。”唐天磊点头附和道。

有了这两人的带头,其余人自然也是跟着起哄。

房雅可见状,顿时微微一笑,对于这种氛围,她也很是喜欢,只是她毕竟是长辈,不好掺和到这些年轻人之中,便要告辞离开。

楚剑秋顿时挽留道:“房堂主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喝两杯庆祝庆祝吧。”

“是啊,师父,您和他客气什么!”蒋安宁顿时也开声说道。

蒋安宁本来并不是房雅可的弟子,在剑堂之中,真正属于房雅可弟子的只有南宫飞跃一人,唐清妍也勉强算是半个弟子。

倒不是房雅可不愿意收他们为弟子,而是他们当时认为自己还没有资格当房雅可的弟子。

蒋安宁以前一直吊儿郎当,没有多少心思花在修炼上,所以不好意思拜入房雅可门下。

而唐清妍的情况则复杂得多,由于唐清妍是唐家嫡女,房雅可只愿意传授唐清妍剑道,却并不肯当唐清妍的师父,因为在唐家之中,实力比自己强的人太多了。

而且唐家所牵涉的东西太广,若是正式收唐清妍为徒的话,会给剑堂招惹来太多的麻烦,所以居于种种考虑,房雅可并不肯以师者自居。

但是唐清妍却没有管那么多,房雅可对她的传授尽心尽力,对她有传道授业之恩,所以唐清妍一直都是叫房雅可师父。

唐清妍、南宫飞跃和呼延锐泽等人也都出声挽留,房雅可盛情难却,只好留了下来。

只是她性子一向孤僻清冷,在这种众人欢聚的场合难免有些不自然。

众人七手八脚地开始准备着庆祝宴会的东西,一些侍者也在众人的招呼下上来帮忙。

楚剑秋这次也没有吝啬,拿出了很多的灵药灵丹出来。

这些灵药基本上都是灵果类的灵药,而且大多数都是楚剑秋从荒达大陆秘境中获得的那些十万年份的五阶灵药。

这些好友基本上都已经突破了天罡境,这些十万年份的五阶灵药虽然药力浑厚到极点,但是这些好友都是天资极其惊人的天之骄子,还是勉强能够承受得起这些庞大药力的。

不过楚剑秋却也只敢拿出五阶下品的灵药,品阶太高的话,他们照样难以承受得住那些药力的强大。

除了这些十万年份的五阶灵药之外,楚剑秋还拿出了一些从飞云宗珍宝阁丹室中所得到的那些五阶灵丹。

经过数个月的研究分析,秦妙嫣已经甄别出不少灵丹的效用,在松涛国万石城的白衣楚剑秋知道了这些丹药的妙用之后,楚剑秋本尊自然而然也就知道了。

当然,楚剑秋也只是拿出很少的一部分,一下子拿出太多,未免惊世骇俗,未必是好事。

但是即使如此,众人也被楚剑秋的手笔给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