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兰亭在二楼的客房里。服务员将罗军带到了客房前面,便说道:“岳先生在里面。”

罗军说道:“谢谢!”

服务员微微一笑,说道:“不用谢。”说完便转身走了。

罗军并没有急着进去,他凝神感应。马上,他就感应到了一股说不出戾气。这股戾气显然是来自岳兰亭的。

罗军微微叹了口气,今天只怕难以善了。当然,以如今罗军的修为,自然是不会惧怕岳兰亭的。他推开门直接进了客房。

客房里并没有开灯,一片幽静。

月光的清辉伴随着房门的打开洒照进来。

罗军眼尖,第一眼便看见岳兰亭在床上盘膝而坐。

不过此刻的岳兰亭,这幅尊荣和之前相比,那就是天差地别。之前的岳兰亭,风度翩翩美少年,犹如一幅江南水墨画卷。

而如今的岳兰亭,他的一只眼睛完全成了血窟窿,目前已经结痂。但还是那么的丑陋。他的脸上胡子拉碴。更糟糕的是气质的改变,岳兰亭身上的戾气太重了。

罗军这时候完全相信了沈墨浓的话,这岳兰亭已经成了疯子。

想想,岳兰亭年少成名,一路走来,顺风顺水。这时候遭遇重大挫折,却是很难接受的。

尖脸萌妹子店员成小清新靓丽风景

就好像很多高中生,在学习的时候都是成绩优异。最后高考成绩不理想,直接跳楼自杀了。

岳兰亭睁开他唯一的一只独眼。他马上就看见了罗军。顿时,他眼中闪过极度的恨意来。同时,一股杀伐之气也直接朝罗军这边冲杀过来。

罗军微微皱眉,他随后无奈苦笑,说道:“岳兰亭,我今天来是想和化解恩怨的。毕竟,咱们是在擂台上较量,不算私怨,说对吗?”

这番话说出来,罗军自己都觉得他自己是在放屁。但是,他该做的该说的还是要去做,去说。

果然,岳兰亭冷笑一声,说道:“化解恩怨?要如何化解?赔我一只眼,还是挖掉的一只眼?”他顿了顿,说道:“姓罗的,既然今天来了。我相信也是知道了我爷爷的厉害。现在想要求饶,也行,就在这里给我磕上三个响头,然后挖掉两只眼珠。如此我就饶了。”

“是傻比了吧。”罗军算是无奈了,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岳兰亭一呆,随后,他眼中闪出滔天怒意来。“敢辱骂我?”

罗军微微一叹,说道:“岳兰亭,我与本来不过是些小口角。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儿。在擂台上,口口声声要杀我。但成就金丹大道时,我有没有偷袭?那时候是在擂台上,我偷袭,杀也是光明正大。但我没有。我并不是要说我有多伟大,可呢?转眼就要杀我。要杀我了,还容不得我反抗?我弄瞎一只眼,这是我的错吗?我今天来,本想给一条生路的。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样的心性,我怎么敢让活下去?”

岳兰亭猛然站了起来,他似乎终于明白了一些东西。“是来杀我的?”

罗军微微叹息,说道:“是逼我的。”

岳兰亭冷声道:“难道不怕我爷爷?”

罗军道:“爷爷孔雀王是武术界的宗师前辈,我敬重,也敬畏。但是,就算我怕爷爷又如何?我怕他,然后不杀。就会放过我吗?那么,我与其等着和爷爷一起来找我算账。我何不先除了呢?”

岳兰亭哈哈厉笑一声,道:“好一个贼子。把个杀人掠货说的端是光明正大。以为就凭便可以杀了我?”

罗军不想再废话下去,便道:“动手吧。”他说完就直接以羚羊挂角的身法冲杀进去。

一瞬间,大圣道场蔓延出来!

镇压天地的雄心,气势直接压迫向岳兰亭!

接着,罗军的大圣印轰隆罩向了岳兰亭。

岳兰亭微微失色,他没想到罗军一出手居然这般的凶猛。若是之前,岳兰亭眼睛没瞎还可以对抗罗军。因为那时候,他的金丹道场还是坚不可摧。但现在,岳兰亭因为瞎了一只眼,戾气顿生,他的道场已经不纯粹了。

所以这一刻,岳兰亭很难硬抗罗军的大圣印!

那大圣印猛然压下,就如天崩地裂一般。

岳兰亭后面是床,他退无可退。危机中,却是朝左一闪,又身子朝下一缩,就从罗军的腋下穿了过去。

罗军脚下猛然一动,居然是施展出了移形换影的身法!

这是罗军和杨凌学的。

移形换影的身法妙到毫巅,罗军结合了自己的羚羊挂角,然后领悟出了移形换影的精髓。

罗军的强大,就在于他的学习能力非常强悍!

无论是黄狗撒尿,还是蚕丝秘手,或是回马枪。他都能在一天的时间里,练习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而且,陈华生的太极圆融秘术,他也是看了之后,也学会了一些。

当然,这也是建立在他原本就会太极拳的基础上。

罗军在岳兰亭窜出的时候,他一个移形换影拦截到了岳兰亭的前面。接着,一招黄狗撒尿踢了过去。

岳兰亭骇然失色,他急速后退。

刚一退,罗军箭步上前,又是一招大圣印压了下去。

岳兰亭不由叫苦连连,他无奈之下,只有举掌硬接!

砰!

掌掌相撞,罗军的武道精神如滚滚洪流,这是一股不可抵抗的意志和精神,直接将岳兰亭的掌力瓦解。

岳兰亭直接蹬蹬蹬退出去,他的气血狂乱,眼耳口鼻都溢出鲜血来。

罗军快步上前,龙爪手直接就闪电扣住了岳兰亭的咽喉。

“不要!”岳兰亭眼中闪过绝望之色,凄厉的吼叫起来。

这一刻,岳兰亭真正的感到了恐惧。

罗军的身形顿住了。

他并不是个嗜杀之人。

杀还是不杀?

岳兰亭痛哭流涕,他说道:“我错了,罗军大哥,饶我一条狗命吧。我以后再也不敢跟作对了。”

罗军微微叹息一声,他眼睛闭上,突然手上运劲!

咔嚓一声,岳兰亭的脖子被罗军拗断。

岳兰亭头一歪,当场死亡。

小武圣岳兰亭,死了!

罗军转身就走,丝毫不停留。

有那么一瞬,他真的不想杀了岳兰亭。但是罗军想到了岳兰亭的性格,他之前已经因为仁慈放过岳兰亭一马,岳兰亭转眼就要杀了自己。

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因为仁慈而给这个人翻身的机会。

如果将来,自己的亲人,家人受伤是因为岳兰亭。他必定会恨死今天自己的仁慈。

那么,有万千罪孽,还是我一个人来担着吧。

杀了岳兰亭,罗军便出了农庄。

沈墨浓与沐静见罗军安然出来,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沈墨浓道:“没有手下留情吧?岳兰亭这种人,得势的时候会嚣张跋扈。一旦临死,会比常人更怕死。别他一求饶,就留情了。”

罗军多看了沈墨浓一眼,他觉得沈墨浓真是拥有一双慧眼啊!什么事情在她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当下,罗军说道:“已经死了。”他顿了顿,又说道:“不过岳兰亭的尸体在哪里是个麻烦。”

沈墨浓说道:“这个不用担心,后续我会安排人来处理。咱们现在走吧,军机已经到了。”

罗军便道:“好!”

他和沈墨浓正准备上车,沐静这时候却说道:“罗军,沈小姐,我就不跟们一起了。咱们来日,江湖再见。”

罗军微微呆住,他心中生出一丝的不舍来。但这是沐静的选择,他也只好尊重。

罗军也是洒脱的性格,当下说道:“保重!”

沐静抱拳,道:“保重!”

沈墨浓也抱拳道:“保重!”

如此之后,沐静转身就走,没有一丝的留。

她走的潇洒无比。

“沐小姐是当世的奇女子。”沈墨浓说道:“罗军,认识她是的福气,将来,她会帮上的大忙。今日种下的因,便是他日收获的果。”

罗军知道沈墨浓是指自己帮助沐静突破金丹之境。但他同时也郁闷的道:“我今日种下的恶因也够多了,杀杨凌,杀岳兰亭。现在报应都已经来了。”

沈墨浓微微一笑,说道:“是天命者,天命者可不是要快快乐乐的过日子的。还是顺天而行吧。走,咱们上车!”

上了车后,沈墨浓开车。罗军忍不住说道:“沈墨浓,说明知道杨凌有个疯子小姨,还知道神武门的厉害。为毛不早点提醒我,说不定我就不杀杨凌了。那也没现在这个麻烦。”

沈墨浓正色说道:“第一,我跟说了,会给增加心理负担。跟杨凌对战,可不是十拿九稳的胜算。第二,就算不杀杨凌,杨凌也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万一那天,他求萧冰情来干掉,也够喝一壶的。所以我觉得还是杀了一了百了。第三,我还真是有些希望将这潭水彻底搅浑,反正该来的还是会来。我不过是历史大轮的一个推动者。现在,咱们两也算是同一条战船了吧?”说到后面,沈墨浓狡黠一笑。

“牛笔!”罗军只能竖起大拇指说道。

滚滚洪流即将到来,罗军能感觉到自己所处的旋涡激烈。他不想参与进来,但却被一步步卷入旋涡中心,这大概就是天道的奥妙与神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