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四周的虚空彻底塌陷了,毁天灭地一般的力量席卷而来,淹没一切。

王腾的杀戮领域,神火领域,齐齐崩溃。

剑舞凌霄,群星耀世双重异象也如同两幅画卷,被那强横的力量生猛的撕裂!

一尊至圣初期强者的自爆,力量何等恐怖?

尽管王腾在第一时间便选择了退后,但是却已经未能完退离出去,被那席卷而来的力量卷中,当场被掀得飞出去。

好在他在第一时间重新召回了朱雀分身,与之融合,同时他身上诸多强大的法宝在这一刻统统飞了出去,挡在他的周身。

一件件圣灵战兵,以及王者战兵,统统涌现,环绕在王腾周身,抵挡下了绝大部分的力量。

但即便如此,王腾依旧遭受重创,令他张口咳血,体内的道宫五脏都险些被震得崩溃。

而远处大战的众人,也都被这里的动静震惊到了,纷纷惊悸不已。

那些阴煞宗的长老与弟子们纷纷惊悚震怖,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太上长老竟然……”

那些阴煞宗的长老一瞬间都失魂落魄,看着远处那翻滚的强横的力量,以及被那强大力量掀飞出来的王腾,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纯美徐雯俏丽迷人

他们阴煞宗最强大的依仗,一尊至圣初期境界的强者,竟然被逼的自爆!

这一刻,所有阴煞宗的人都仿佛是一瞬间被抽去了灵魂一般,所有人都变得木讷,沉浸在深深的震撼之中。

而夜无常等人也瞳孔一缩:“公子!”

他们并不关心阴煞宗太上长老的死活,只担心王腾的安危。

一尊至圣初期强者的自爆,那力量太过恐怖,威力绝伦,便是同境界的强者,恐怕都要难以承受。

与青鬼遁入九天之上激战的云逍遥也感觉到了远处下方异动,那股突然爆发的强横的力量气息,实在太过惊人。

他顿时不由得目光一闪,但他与王腾签订了灵魂契约,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王腾的状态,虽然气息紊乱,精神萎靡,但是却并未致命,心中稍微放下心来,但随即便感到心中震撼。

王腾不过圣人境初期的修为,竟然逼的一尊至圣初期强者自爆,这实在不可思议,让他都感到不可置信。

“阴煞宗的太上长老,竟然被一个圣人境的小辈逼的自爆?”

青鬼也目光一闪,那狰狞的面容在此刻也露出一丝错愕之色。

但很快,这一丝错愕就变得凝重了不少。

“想不到这区区极东之地,竟然有这等妖孽奇才!”

“好好好,很好,等我杀了云逍遥,清扫了心中的魔障,便将此人抓回我鬼王宗,将他炼制成我的另一幅躯壳!”

“此子圣人境初期就能搏杀至圣,天赋与潜力无边,若能将他的肉身拿来为我所用,将来我便可以凭借他的这具躯壳,冲击帝境!”

想到这里,青鬼顿时大笑了起来:“妙妙妙,此行不虚!哈哈哈……”

“轰!”

话音落下,他手中的黑色长枪蓦然砸落,展现出恐怖无比的威力,将眼前的虚空化开,劈向云逍遥。

云逍遥顿时心中一惊,感觉到王腾并无生命之危后,当下不敢再分心,专心与青鬼搏杀起来。

他体内的道伤很严重,乃是被王腾以神药强行镇压,限制了他的实力。

否则的话,以他巅峰状态,眼前这只青鬼自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不过此刻,他目光渐渐眯起,两人的战斗愈发的激烈,青鬼的实力也不可小觑,至圣后期的修为,虽然只是分身,但是却是有血肉之躯的分身,力量非常雄浑。

云逍遥也不得不逐渐动用更强的力量,与之愈战欲裂。

他感觉到体内的道伤隐隐有要发作的趋势,但是此刻却顾不得这些了,无论如何,就算是冒着再大的风险,都要将眼前这尊青鬼镇杀了才行。

否则到时候他们所有人只怕都要死在对方手中。

“你的算盘注定落空!”

云逍遥双目璀璨,逐渐认真了起来,动用更强的力量。

一丝丝帝道威严从他身上汹涌出来,他神情冷漠,心中不再顾忌了,不管伤势与否,要将眼前这尊昔年敌手镇杀于此。

他那深蓝色的长袍飞舞,随着他身上那股真正的凝练的帝威蔓延,其长袍猎猎,头上青丝张扬,风采绝世。

他屹立虚空,体内有帝道法则涌动,抬手在身前一划,体内的法力犹如汪洋倾覆,凝练至极,蓦然爆发。

抬手一掌划出,仿佛是隔断了一个时空,将青鬼这强势而霸道的一击隔开,令那黑色长枪,根本不可能靠近他的身体三尺!

在其脚下,浮现出一个并不完整的强大领域。

在这个强大领域之中,他就像是绝对的帝皇,拥有绝对的威严,那股压制力,强的超乎想象,让人想要跪下来顶礼膜拜!

“帝道领域?”

青鬼见状终于面色大变,瞳孔暴缩,惊叫道:“不可能!”

“你不是已经油尽灯枯,怎么可能还能动用这种帝道手段?”

青鬼亡魂具冒,在云逍遥的帝道领域的压迫下,他只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咔咔作响,仿佛要被压断了一般。

同时,他的心中莫名不安,生出要跪下膜拜的念头,体内的法力,规则秩序,都遭受到了压制,就连他的精神都被压制了,念头都变得迟缓。

这还只是残缺的帝道领域,尚不完整,并且还并非巅峰时候的云逍遥的帝道领域,却也有如此强横的威力。

可想而知,其巅峰状态,又该何等强横。

但即便如此,当年的他,却败在了那尊年轻的圣王手中,被其逆行伐上,那尊年轻的圣王,又该是何等的妖孽无双?

青鬼终究不是那尊年轻的圣王。

他只是当年帝路上,同境界争雄中,败在云逍遥手中的可怜虫。

他不敢在云逍遥巅峰时找他报仇,只是在推算出他油尽灯枯的时候,才寻了过来,想要击杀云逍遥,清除他昔年败在对方手中后心中产生的魔障。

云逍遥就是他心中的魔障,所以对于云逍遥,他的潜意识中有着深深的畏惧。

尤其是此刻在云逍遥的帝道领域压制下,心中的畏惧便再也藏不住,爆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