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军与樱雪妃乘坐飞船一路赶往沙海星。沙海星中到处都是沙漠,极其不适合人类生存。所以这个星球的位置必然偏僻!

罗军自己也懒得去乘坐其他的交通工具,反正自己飞着也不慢。

这一飞就是十天的时间!

十天里,罗军和樱雪妃相处得倒很自在。在修行上,罗军不厌其烦的为樱雪妃讲解,也祭出大金丹让樱雪妃领悟。

樱雪妃的修为一直都是在无为境巅峰上,她距离宙玄差了机缘和积累。积累还需要时间……机缘则是需要运气。

实际上,樱雪妃的修行速度并不慢。

要知道,卢娜都还没有突破宙玄。不过,卢娜她们是不具备太大的参考性的,因为苦大师教弟子是非常注重根基的。她们入宙玄的速度很慢,只是一旦突破之后,便会厉害无比。罗军最近也和卢娜见过面,已经看出卢娜在宙玄的边缘正在突破,相信过不多久,就可以到达宙玄了。

樱雪妃还太年轻,才八十岁左右。

放眼整个星域,以百岁之龄进入宙玄的都是屈指可数。

这日,罗军与樱雪妃的飞船终于靠近了沙海星。

那沙海星的外围是密密的云层,云层呈现出褐色。

罗军收了飞船,接着就运起一团保护罩护住他和樱雪妃。随后便朝沙海星里飞去。

清爽小妹的可爱萌样

穿过云层之后,便来到了那遮天蔽日的沙海星内。

处处都是浓密的沙尘暴,不见天日。

罗军带着樱雪妃来到了沙湖城的上空,此时正是夜晚,奇寒彻骨。

白天的时候,沙湖城会有艳阳高照。这艳阳乃是以术法去引烈阳星的光芒照射进来。

不然的话,烈阳星的光芒根本就射不穿那厚厚的褐色云层。

罗军和樱雪妃并肩站在沙湖城的结界上空处。片刻后,罗军就带着樱雪妃直接闯入结界里面。

进入结界之后,罗军神念扫射,迅速锁定了沙湖城的城主府。

接着,再身形一闪,便来到了那城主府的庭院之中。

这城主府的建造阔气得很,内部如皇家园林。

此刻,园林之中有银色灯光照耀,前方十米处还有小桥流水,泉水叮咚之声。

当真是美轮美奂。

城主府亦有结界存在,外人私闯进来,则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罗军是根本不理这些结界的。

樱雪妃不知道罗军来这里是何目的,但她也懒得多问了。心中知道罗军既然要来这里,必然是有其用意的。

两人刚一立定,四周便出现了能量波动。

眨眼之间,四面八方就有几道黑影穿破虚空,将罗军和樱雪妃团团围住。

罗军放眼看去,一共来了四人。

这四人都是壮实的汉子,修为大多都在无为境中。为首的汉子乃是无为境巅峰,他的气息格外厚重骇人。

这汉子倒是有眼力见,一眼就看出罗军绝非常人,当下抱拳,道:“敢问前辈是何方神圣,为何夜闯城主府?”

罗军扫了一眼这汉子,淡淡说道:“我乃审判院战神司司长宗寒,叫你们城主头陀渊速来见我。”

“什么?”那汉子闻言顿时骇然不敢置信,一瞬之后回过神来,立刻带着余下三人屈膝下跪,道:“小人等参见大人!”

罗军微微一怔,没想到这几人倒是知趣的人儿,同时也感受到了那权力带来的好处。他内心窃喜,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道:“免礼吧!”

汉子这才敢带着众人起身。他心中深知来者即便不是战神司的司长,那也必然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所以眼下是半点不敢怠慢,起身后就躬着身子道:“还请两位大人先随小人到厅中用茶,小人等会立刻去通禀城主。”

罗军道:“好,带路吧!”

汉子当下让另外的人去通禀城主,他亲自带罗军穿过花园,前往贵宾厅中。

贵宾厅中雅致奢华,灯光明亮,檀香阵阵。

四名侍女仆从亦是貌美如花,皆恭敬无比的来为罗军和樱雪妃服侍上茶。

罗军与樱雪妃并未等多久,只片刻后,外面就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随后,那城主头陀渊来到了大门处。

罗军和樱雪妃看向头陀渊。

这头陀渊着一身雪白长袍,看起来三十余岁,英俊潇洒。罗军两年前与他交手时,如何也不是他的对手。但今时却也已经是不同往日。

罗军还注意到,头陀渊的气息较两年前变得温和了不少。两年前的头陀渊气势凌厉,给人一种畏惧之感。今日,他则是内敛了起来。这却说明,头陀渊的修为已经更加精进了。

樱雪妃看到头陀渊后,不由自主的被他的风采所迷。同时也觉不安……就像是小人物见到大人物后,怎么也不敢这般安然而坐。当下就想起身见礼……不过她马上就看到身边的罗军岿然不动,便也就醒悟过来,自己是和战胜司司长一起,怎也不能断了罗军的气势。所以她迅速调整心态,也自安然不动了。

头陀渊满面恭敬笑容进得厅中,他扫了一眼,便确定了来者就是那传说中的宗寒。又看对方淡淡冷冷,丝毫没有起身相交的意思。当下心里一个咯噔,以为对方是要来找麻烦的。

他行了个大礼,道:“小人沙湖城城主头陀渊,参见宗大人!”

罗军眼皮子也不抬一下,兀自喝茶。

头陀渊也就一直弯腰作揖,不敢起身。他心中更是不安,暗道:“难道自己的秘密被审判院查到了吗?”一念及此,他心中更是难以安神,额头上顿有丝丝汗珠出现。

罗军喝了一口茶后,将那茶杯搁到了一旁的茶几上。如此之后,才慢条斯理道:“头陀城主免礼吧!”

头陀渊起身,堆着笑道:“小人不知宗大人忽然驾临,未做迎接准备,还望大人恕罪。”

罗军没有理会头陀渊,而是对身边的樱雪妃轻声道:“你先出去一下。”

樱雪妃微微一怔,心中顿时有些不舒服,但她也没有发作,应一声好,然后起身离开了这贵宾厅。

罗军又对那些奴仆们挥挥手,道:“其余的人也都退下吧!”

那些奴仆们自不敢有违,立刻退下。

“把门关上。”罗军再吩咐头陀渊。

头陀渊立刻亲自前去将所有门窗关上。

如此之后,罗军又打了个响指,用混沌空间将这贵宾厅部笼罩住。顿时,贵宾厅里是紫金色的雾气……

头陀渊见这情状,心下更是忐忑无比,不知道接下来自己面临的将会是什么命运。

罗军凝视头陀渊。

头陀渊好歹也是一方大枭,这时候倒冷静了下来。他心知对方也许只是知道一些皮毛,自己断然不能先露出马脚来。

“大人,有何指示,小人能办到的,定竭尽力为您去办!”头陀渊说道。

罗军淡笑,道:“先前裁决所的人怀疑我得了祖神宝藏,跟我闹了很大的误会。他们为了祖神宝藏,连我们审判院的人都不惜下黑手。头陀渊,你说他们若是得知祖神宝藏是在你手里,那会是怎样一个情景?”

头陀渊顿时骇然,他心中本是抱了侥幸,此刻听对方直接说了出来,他再也无法假装镇定。

“大人,这是完没有的事情啊!”头陀渊迅速掩盖住情绪,急忙辩解。

罗军道:“你敢说你手中没有失落之矛?那失落之矛就是祖神宝藏里面的东西。”

头陀渊心下疑惑到了极点,因为他还从没有在人前施展过失落之矛。

这消息是如何泄露出去的呢?

“小人……”

罗军道:“你还要跟我继续狡辩吗?等到我失去耐心的时候,你自己好好想想会有什么后果。”

头陀渊额头上的汗水涔涔而流,他为难到了极点。

“大人……我……我确有失落之矛。只是,小人仅有这一件宝物。手中断然是没有祖神宝藏的。”头陀渊道。

罗军忧心试探头陀渊,道:“把失落之矛交出来吧。”

头陀渊看向罗军,道:“大人,我握有失落之矛,并未犯法吧?失落之矛是小人在魔鬼星中偶然所得。您若是不信,可以对我展开各种调查。小人确实没有祖神宝藏……”

罗军道:“这么说,你不肯交出来?”

头陀渊退后两步,警惕的看向罗军,道:“大人,我们永恒族没有这样的法律。当年闻道西得祖神念珠之所以被裁决所绞杀,乃是因为他本身就叛出审判院,乃是叛徒。加上他持神器作恶,最后才会伏诛。而我,虽然有失落之矛。但我并没有犯法……无论如何,您都不能收走我的失落之矛。”

罗军扫了一眼头陀渊,道:“想不到你年纪不小,想法却是如此的单纯,幼稚。闻道西是真的叛徒吗?你又怎知道,你不会成为叛徒?我今日就可以治你一个大不敬的罪,然后以你叛徒之名来绞杀你。多年之后,人们依然会说,当年头陀渊犯了叛逆之罪,被战神司司长宗寒大人所灭!”

头陀渊顿时如遭雷击,他看向罗军,呆呆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还有,这失落之矛到底是怎么得来的,你最好跟我老老实实交代。”罗军说道:“很多事情,不是你以为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