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

顾家那八转大帝见状,顿时看向平阳至尊,想到平阳至尊刚才说的话,他心中顿时微微一凛,暗道老祖莫非察觉到了什么,这其中,难道有什么蹊跷?

然而平阳至尊只是摇了摇头,其神情平静,没有任何的表示,更没有去提醒在场的其他人。

有亏让他们吃就好了。

等他们吃了亏,实力削减,他顾家的地位就更稳固。

百利无一害。

下方灵泉宝地中。

那一块块怪石中的身影纷纷发呆。

“完了完了,这臭道士什么时候也学会阴人了?”

“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

怪石中,不少神念交流,对影子道士此刻的吐血表现腹诽不已。

而半空中,那四方强者见到影子道士像是压制不住反噬一般,突然张口喷血,顿时纷纷目光一盛。

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

先前众人见到影子道士风轻云淡化解了御空至尊的神通,心中已然生出退意,觉得影子道士似乎并没有如他们所设想的那样外强中干。

但此刻,见到影子道士吐血,众人立即明白过来。

“他刚才是在强行出手,强行支撑,实际上他的状态已经非常糟糕!”

众人的目光炽盛,心思立即活泛了起来。

那刚刚滋生的忌惮随着影子道士这一口鲜血消散。

因为,影子道士装得太像了。

就连远处的王腾都不由得目瞪口呆,觉得对方是否早就干过类似的事情,是此间老手。

否则的话,怎么能装得如此自然?

如果不是他对影子道士颇为了解,知道其多半真的实力通天,恐怕连他都要被对方刚才的演技蒙骗过去了。

回想刚才影子道士吐出那一口鲜血的一幕,实在太细节了,看上去完是极力压制了,却又压制不住,方才喷出这一口鲜血。

用一个不太贴切的词语来形容,那就是欲盖弥彰。

除此之外,还有其喷出那一口鲜血后的气息萎靡,还有那苍白的面色,无不免得无比的自然与恰到好处。

“看来,与影子道士前辈相比,我的演技还是显得青涩与拙劣了一些,有机会得找前辈多讨教一番。”

王腾心中暗道。

“咳咳咳咳……”

影子道士脸色苍白,佝偻着身体剧烈咳嗽了一下,将那苍白的面色咳得面色涨红,嘴角挂着鲜血,身上的气息微微混乱,似乎刚才那一下出手,逼得他反噬加重,本源遭创。

稳住身形的御空至尊顿时双目一盛,感受到对方的状态,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对方果然跟自己猜测的一样,遭受了此前施展禁法的反噬,外强中干。

念及至此,御空至尊心中的忌惮,便顿时彻底消失了,完恢复了一代帝道至尊的威严,威风凛凛,冷笑一声道:“道友这是怎么了?可是身体有恙?”

影子道士抬起头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哼道:“即便如此,本座要杀你也并非难事,立刻给我滚,否则休怪本座手下无情!”

“哈哈哈哈,你刚才不是还想与我们在场的所有人交手吗?现在我出手了,却又想要威胁本座退去?”

御空至尊讥笑:“本座便要看看,你怎么个手下无情法!”

话音落下,御空至尊便再施神通,杀向影子道士。

影子道士面色一沉:“老道就是拼着反噬加重,本源毁灭,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话音落下,影子道士身上顿时迸发出一缕强大的威势,但是有些不太稳定,像是在压榨潜力。

他的威势绽放,顿时之间,刚才还狂笑的御空至尊顿时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虽然他已经确定,眼前的这个影子道士的确已经状态不佳,趋近油尽灯枯了,但是此刻拼起命来,展现出来的威势依旧很恐怖,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

他一个人,不可能压制得住对方。

“你们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我们中州,不需要多出一尊至强者!”

御空至尊回头大叱,企图联合另外的几尊至尊。

天音至尊,还有长生门的长生至尊,纷纷目光一闪,纷纷冲上前去。

“呵呵,我们也很久没有活动过筋骨了,道友此前说要让我们一起上,我们便也不客气了,请道友赐教!”

天音至尊与长生至尊淡淡一笑,随即凌厉璀璨的目光,锁定影子道士,与御空至尊成三角围合之势,各持一方,压向影子道士。

影子道士面色一沉,神情难看,但嘴上却不认输,道:“哦?就只有你们了么?还有其他人么?就凭你们几个,可还不足以搏杀老道啊。”

“是吗?那我们可要好好见识一番道友的手段了。”

御空至尊冷笑道。

同时,他目光扫了一眼平阳至尊,与另外一名至尊,红尘至尊。

如今天音至尊与长生之尊皆出手,但平阳至尊与红尘至尊却都岿然不动,不由得皱了皱眉,不过他也并未太在意。

有他们三人联手,要镇压眼前这个油尽灯枯的影子道士,已经足够了。

从对方刚才展现出来的那那股威势来看,他们甚至耗费不了多少力气就能将其镇压。

红尘至尊见对方目光看来,只是微微一笑,道:“有三位道友出手,我就不凑热闹了。”

御空至尊三人对此并未在意。

“动手!”

下一刻,御空至尊大叱一声,与天音至尊,长生至尊一起出手,从三个方向杀向影子道士。

“唔?就只有你们三个出手么?”

影子道士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岿然不动的平阳至尊与红尘至尊,自己辛苦伪装了这么久,就是打算干脆引得他们所有人出手,一网打尽。

但是此刻平阳至尊与红尘至尊却是岿然不动。

尤其是在他的目光看来的时候,平阳至尊竟然还很客气的对着影子道士点了个头。

影子道士顿时狐疑,不过此刻御空至尊三人已经出手杀来,令他收回了落在平阳至尊身上的目光。

而平阳至尊不远处,红尘至尊却是注意到了这一幕,不由目光微动,心中若有所思。

“真是无趣,既然没有其他人出手了,那便到此为止吧!”

“区区至尊,蝼蚁般的东西,也敢对本座出手,真以为本座捏死一只蚂蚁,还能反伤到自身?”

就在这时,战场中传来影子道士的讥笑声。

其佝偻的身体陡然站得笔直,身上那虚浮不稳的气息,也瞬间变得凝练与强盛,一股可怕的威势绽放,竟然瞬间震溃了御空至尊三人的神通,将三人当场掀飞,肉身都直接裂开,令得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瞳孔一缩,惊悚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