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场之间的碰撞只在一瞬间,当房间内氛围稍显平和几分,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但不知是两人撤去了气场,还是一人压制住了另外一人。

“陆队,是那个武协的……”

这时,一人靠近到陆先生身后,小声提醒。

陆先生点点头,却没有理会唐锐的意思,而是看向了一旁的钟意浓:“想必这一位,就是钟氏药业的实际掌舵人,钟意浓钟小姐了吧,早听闻钟意浓是京城少有的美人,今日一见,果然是人间绝色。”

“陆先生过奖了。”

有唐锐站在身旁,就像是有一座巍峨靠山,钟意浓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女强形象,露出一抹平淡的微笑,“只是,这夸赞不能当饭吃,更做不了谈判的资本,陆先生觉得呢?”

陆先生先是一愣,随后又是一笑:“话没错,但钟小姐弄混了一件事,我那一声夸赞,只是站在个人的立场,与这场谈判无关,事实上,我并不认为这能算得上是一场谈判。”

话落,身后几人都不约而同发出讥嘲的笑声。

在他们看来,这完全就是一边倒的碾压,钟氏药业终究都要签下他们的合同,现在他们在做的,只是刮一刮这些钟家人的棱角,哪里能算是一场谈判呢?

“玄武营的陆豪队长是吧?”

唐锐望向那位陆先生,同样是笑眯眯的,“你这句话我还是认同的,这确实算不得谈判,因为我们钟氏药业从不跟流氓谈判,但鉴于你还夸了我姐两句,我就不叫保安来清理流氓了,你们自己离去便是。”

一瞬间,全场哗然。

校园女神小军的午后惬意时光

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没想到,唐锐竟敢用流氓这样的字眼来形容陆豪,要知道,陆豪的背景深不可测。

陆豪闻言也是眼瞳一冷。

“唐锐唐会长是吧!”

陆豪身后一人冷声开口,“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说话间,他从怀中拿出一份文件,哗啦一声抖开,重重拍在桌上。

那砰的一声,像是在每个钟氏代表心中掀起了一场地震。

文件上清楚写着《关于向地方企业征收原药材的决定》一行大字,且字体深红,醒目摄人。

标准的红头文件!

而落款,是玄武营三个大字!

神州之中,共有四座不败神军,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并成为四方神军。

这四支神军,也确实是按照方位,镇守国土四方。

青龙司东,白虎镇西,朱雀守北,玄武坐南。

四支队伍平起平坐,皆是最强大的国之兵器。

赶来这里之前,唐锐便听钟意浓说完了整件始末,自贺家失去五座军药研究所之后,这些研究所便由四方神军暂时管理,其中唐锐最为熟悉的凤栖研究所,交付到玄武营的手中。

这位陆豪队长,便是玄武营派回京城,接手研究所的人物。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陆豪队长刚入伍时,就曾受过贺家贺天擎不少恩惠,得知贺天擎今已亡故,直接情绪失控,急于找一个沙袋可以发泄怒火。

用来征药的钟氏药业,就成了这个倒霉的沙袋。

“那谁,把这份文件拿给你们的唐会长看看,让他衡量利弊之后,再来跟我们陆队说话!”

说完,拍下文件的那人更加不可一世,仿佛笃定了唐锐看完文件,就会对着他们低声下气一样。

钟氏代表不敢无视红头文件的权威,连忙捧起文件,小心翼翼送到了唐锐的面前。

“这文件只是提到说,要你们向地方企业征收药材,却没有提到征药的价格。”

钟意浓看了一眼,黛眉皱起,“所以说,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呢?”

对方明显被她说的一怔,但随即就恢复了耀武扬威的模样。

冷冷开口说道:“文件里写的明明白白,凤栖研究所由陆队接管,征药的价格自然就交给陆队决定,难道这还需要什么异议吗?”

“你……”

面对这种流氓说法,钟意浓顿时气的玉容一紧,当即就想跟他们辩论一番。

然而,唐锐在这时牵住她的手,自然而然的接过话柄:“这就有趣了,文件中只是提到他能接管凤栖,却没有提到他能接管钟氏吧,如此来看,你们胡乱定价,也并非仗着这份文件,那它还有什么作用呢?”

嚓!

就在那几人思忖,如何拿话堵死唐锐的时候,不料唐锐双手一撕,直接把文件撕成两半。

刹那间,一片死寂。

所有人看着化为两段的文件,眼神像是雕刻般僵硬。

“弟弟,你……”

钟意浓亦是抽了一口冷气,难以置信的开口。

砰!

一声爆响传来,钟意浓倏然被打断,错愕的转过视线。

只见陆豪一掌拍在桌面,坚厚的大理石桌面,竟迅速散开一圈龟裂纹,陆豪脸色如同暴雨时的雷云一样可怖:“唐锐,你以为结识到朱家,或者在军首那里得一两句称赞,就能够为所欲为了是吗,单凭你撕毁红头文件这一点,我现在就可以把你带走法办!”

“陆队长,我弟弟不谙世事,对红头文件没有概念,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钟意浓彻底的慌了,从小就在种种权势之中生长起来的她,自然明白唐锐此举意味着怎样的麻烦。

别说唐锐诸多光环加身,就算他在军方也有什么名分,也担不起此刻他所作之事。

“没有概念?”

陆豪冷哼一声,“那我现在便教一教他这个概念!”

话落,陆豪的身影骤然消失,只剩下一把空空的椅子,等他再度出现,已经是腾空在唐锐面前,宽厚的手掌犹如一把斩刀,向着唐锐的脖颈砍去。

只是他终究没能碰到唐锐,因为那一瞬,唐锐拿出了一个牌子,竖在他的面前。

鲜红色的玉牌,直接怼脸。

怪异的是,陆豪就那么停住了,身躯降落,踏在地面。

“朱雀令,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陆豪开口时,声线都在微微颤动。

而他身后其余的玄武营成员,也都化作雕像,脸色齐变,惊骇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