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紫清怔怔的看着沈峰,她在这一瞬终于明白了沈峰的用苦良心。她不再去想他爱不爱自己的问题。因为她已经知道他的性格,他能为自己做这些,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随后,沈峰又说道:“叶紫清,也不要有任何的自责。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把禁锢在这样一个地方,对来说是残忍。但我不同,我是个修行的人,我在这里十年二十年,都是容易度过的。而且,我相信我有一天一定能够离开这里。”

“那我就在这里等,然后和一起离开。”叶紫清说道。

沈峰说道:“我不需要等我,难道听不懂我的话吗?应该去过正常人的生活。我之前说要做我的女人,那是骗的。”

“但是我当真了。”叶紫清眼中泛出泪光。

沈峰说不出话来了。

“叶紫清。”沈峰说道:“这样吧,先下山去,至少要向父母报平安,要去将同学的死交代一番。这是应该做的。然后告诉我,家住在哪里?若是我有一天能脱离这里,我便去找。当然,我不知道这一天是什么时候,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不管是与人结婚还是生子,我都不会怪。也不需要有任何负担。”

“是不是当那一天来找我时,只要我是单身,就会娶我?”叶紫清问。

沈峰点点头,说道:“是!”

叶紫清说道:“好,那我等,一年不来找我,我等一年。十年不来找我,我等十年。一辈子不来找我,我等一辈子!”

她说的是那般的坚决。

这个女孩儿,她看似柔弱,实际上骨子里的坚决让人惊叹。

清纯气质美女街头美拍笑容甜美

沈峰看着叶紫清,便知道她这辈子是绝不会去找别的男人了。

“这是何苦?”沈峰微微叹了口气。

“因为我傻,因为我认准了,就不会再去喜欢别人。”叶紫清含泪说道。

沈峰沉默下去。

不过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身体不适。

沈峰脸色微变。

“怎么了,沈峰哥哥?”叶紫清见状吓了一跳。

沈峰说道:“没事,别管我。”他说完之后就盘膝而坐,开始体察身体情况。

沈峰很快就发觉到了天蚕蛊王在身体里产生了变化,那就是天蚕蛊王的身体承受不住他的血族血脉。

渐渐的,天蚕蛊王居然就被融化成了一滩血水。

沈峰的心朝下沉去,他不知道天蚕蛊王的毒会将他怎么样。

但目前这个状况看起来已经很是不妙。

来自云蕾儿强大的血脉开始炼化天蚕蛊王的那一滩血液。

两股力量交融在一起,这让沈峰的五脏六腑犹如刀扎一般。

叶紫清便看到沈峰的脸色开始发青,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滑落。

不过在五分钟之后,沈峰的身体恢复了平静。

他自己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那天蚕蛊王最后化作了营养,营养又进入到了他的脑域里面。

随后,沈峰感觉脑域里震了一下。

随后,他便什么其他的感觉都没有了。

天蚕蛊王与金蚕蛊王却又不同。

金蚕蛊王乃是毒蛊,毒素遍布,自身没什么血液。所以云蕾儿的血脉也无法将其炼化。

而天蚕蛊王的精华就是血液,这股血液却刚好被云蕾儿的血脉所炼化。

至于天蚕蛊王的毒素,最后也随着炼化,全部变成了营养。

这股营养并没有化作战斗力。

到底这股营养进入沈峰的脑域之后会有什么作用,沈峰却是一点也不清楚。

但有一点沈峰很清楚,那就是现在,他已经不受天蚕蛊王所控制了。

沈峰猛然睁开了眼睛。

叶紫清看见沈峰睁眼,她连忙关切的问道:“沈峰哥哥,感觉怎么样?”

沈峰难得的笑了一下,说道:“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天蚕蛊王被我炼化。咱们可以立刻离开这里了。”

“啊?那太好了。”叶紫清欢呼雀跃起来。她一跳动,脚下就疼了起来。

小丫头眼泪都痛了出来。

沈峰看得好气又好笑,他说道:“走吧,我背。”

叶紫清点点头,不过她马上道:“可是大苗王不会让我们走吧?”

“他拦不住我的。”沈峰说道。

叶紫清见沈峰这么说,便也就放心的到了沈峰的背上。

圣女洞外,大苗王一直坐在那儿。

沈峰与叶紫清一出来,大苗王便站了起来。

“沈峰,怎能离开圣女洞?”大苗王见状不由失色。“天蚕蛊王若是在身体里死了,也必死无疑!”

沈峰看了大苗王一眼,说道:“只可惜,天蚕蛊王已经被我炼化了。”

“不可能!”大苗王说道:“谁都不可能将天蚕蛊王炼化。”

大苗王充满了不可置信。

沈峰淡淡的说道:“若不信,便来搭脉一看。”他说完就大方的伸出了手。

大苗王不疑有他,他伸手过来搭沈峰的手脉。

这一瞬,沈峰有绝对的信心可以干掉大苗王。

但也是这么一瞬,沈峰看了身边的叶紫清一眼,他不想在她的面前杀人。如此一来,便也就收敛了杀心。

沈峰倒是不怕大苗王诡诈,因为大苗王根本就干不出这种事情来。

这大苗王若真是存心要对付沈峰,在沈峰和叶紫清欢好的时候,他就可以出手了。

那时候的沈峰面对大苗王的蛊术,肯定是死路一条。

大苗王搭住沈峰的脉搏整整三十秒,随后,他的脸上闪过惊讶的神色。

“这怎么可能?”大苗王震惊的看向沈峰,他说道:“现在就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蛊王了。蛊王出世,通天洞府就要跟随蛊王,这是上古的预言,难道我们一直等待的人居然就是?”

“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沈峰不解的看向大苗王。

大苗王放开了沈峰的手,他的脸上是说不出的兴奋和复杂。又兴奋,又复杂,又有所害怕。

这就是大苗王的心情。

大苗王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下思绪,说道:“通天洞府,世代相传。我们守在这山上已经有千余年了。我们所得到的祖训就是不许出山,这期间,倒也有人犯规出山过,但后来都不得善终。而在祖训之中就有预言,除非是真正的蛊王出世,在蛊王的带领下,我们通天洞府的人才可以出山。而现在就是蛊王。”

“什么蛊王?”沈峰不解。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蛊王了。

大苗王说道:“看!”他说完突然一翻手掌,然后展开了手掌心。

手掌心里便是两只说不出名字的蛊虫来。

沈峰看到这两只蛊虫,他的眼神立刻就出现了变化。

因为在这一瞬,他竟然感觉到了这两只蛊虫的情绪变化。

它们因为看见了自己,正在瑟瑟发抖,它们是在害怕自己。

沈峰伸出手去将两只蛊虫抓在手上,随后,他心念一动,“攻击大苗王!”这是沈峰的想法。

他不过是要试验一番。

这两只蛊虫立刻如电闪一般飞出,却是直接飞向了大苗王。

这两只蛊虫叫做飞天蛊,大苗王当做暗器来用的,杀伤力是惊人的。

大苗王伸手一抓,便将两只飞天蛊控制住。他是养蛊的人,也不可能被飞天蛊所伤。

“现在您该明白了吧?”大苗王说道。

沈峰奇怪的道:“为什么会这样?”

大苗王说道:“天蚕蛊王乃是代代独传,世间永远都只有一只蛊王。它们会在自己要死的时候产下一个蛋。这个蛋再孵化成新的天蚕蛊王。而您却奇妙的将天蚕蛊王炼化,如今您拥有了天蚕蛊王的血脉,就成为了真正的人间蛊王。我们一直所等待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顿了顿,大苗王突然向沈峰跪了下去,他说道:“蛊王,从今以后,通天洞府所有弟子便都听您调遣,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惜!”

沈峰的眼神里充满了古怪。

他觉得这一切来的真是太不真实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机缘?

危机之中居然蕴藏这样一番机缘。

沈峰心头是喜悦的,他知道通天洞府的底蕴非常深厚。如今三弟有了血族,而自己便也有了通天洞府。如此一来,在这场天地杀劫之中,自己这帮兄弟也就有了立足的资本。

而眼前这一切的得来,沈峰觉得自己真要谢谢叶紫清了。

若非是叶紫清,他不会有这样的牺牲和奉献。没有这样的牺牲和奉献,自己就永远不可能成为蛊王。

沈峰终于成就了他一生之中最重要的机缘,而秦林也遇到了他的轩辕雅丹。

那么眼下罗军呢?

话说当时,罗军是最后一个跳进雾都漩涡之中的。

他一跳进去,漩涡便也就消失了。

罗军跳进去之后,立刻就感觉到了周遭非常古怪。那就像是一个四面立体的镜面影像。

四周都在播放着影片,各种各样的影片,这让罗军看的目不暇接。

他看见影片里是各种各样的人,也有全世界各地的景色,还有一些未曾见过面的奇怪地方和奇怪的人。

最后,眼前忽然豁然开朗!

我靠,也太开朗了一些。

罗军感觉到自己人在空中,然后朝着下方自由落体的坠落下去。

周围是风雪交加,下方是茫茫白雪。

罗军就这样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