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剑秋看着伏令雪,不由想起了自己的侍女入画。

当时由于对玄剑宗的一切都是未知,所以楚剑秋并没有把入画带在身边,而是让她留在了天水城的楚家之中。

但现在楚剑秋已经在玄剑宗站稳了脚跟,虽然在修为上还无法与那些顶尖的强者相比,但是至少在玄剑宗内,还无人敢对自己下手。

只要入画住在第四峰,就能够保证她的安。

入画自小就服侍楚剑秋长大,楚剑秋对她的感情是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既然自己这边已经安稳了下来,自然要兑现当初的承诺,把她接到自己的身边来。

“伏师妹,过几天我要回一趟家,你要不要一起回去?”伏令雪和自己一样是来自天水城,楚剑秋既然回去,也不介意把她也一起带上。

“是回天水城吗?”伏令雪闻言,惊喜地道。出来这么久,她对家中的父母也很是想念。只不过玄剑宗距离天水城路途遥远,她又租不起宗门的云舟,虽然心中思念,却也只好默默地忍受着。

如今听说楚剑秋要回去,心中自然惊喜无比。

楚剑秋点了点头道:“对,回天水城。”

“公子,你实在是太好了!”伏令雪顿时雀跃地扑入楚剑秋怀中,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欢喜地道:“我去收拾准备一下。”说着,转身欢喜地离开。

在成为楚剑秋的侍女之后,伏令雪便改变了对楚剑秋的称呼,而且举止之间也亲昵了许多。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伏令雪已经摸清了楚剑秋的性格,楚剑秋虽然是一个不会轻易动心的人,但是楚剑秋的性子却十分随和,对于她的一些不是太过分的举动,一般都不忍心拒绝。

清纯少女超短t恤露腰清新可爱写真图片

伏令雪也并没有奢望自己能成为楚剑秋的女人,只要能像这样呆在他的身边,也就心满意足了。

楚剑秋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于伏令雪喜欢自己,楚剑秋自然心知肚明。但是楚剑秋对她更多的是一种对妹妹的呵护之情,而并非男女之意,自然不会与她进一步发展。

但是对伏令雪对自己的亲昵举动,楚剑秋又不忍心拒绝,以免让她受到伤害,也只好由得她。

楚剑秋准备了一番,向崔雅云告知一声,便带着伏令雪下山了。

左丘怜竹听到楚剑秋要下山,也要跟着一起,却被崔雅云禁在了峰上。

左丘怜竹知道自己不修复根基,恢复修为,崔雅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自己离开第四峰。

眼睁睁看着楚剑秋带着伏令雪下山,自己却只能被禁在峰上,左丘怜竹大是气恼不甘。

不过这回楚剑秋离开后,她倒是开始沉下心来修炼,以便早日修复根基和修为,以免再次出现这次这样的情况。

楚剑秋回天水郡时并没有乘坐云舟,天水郡虽然也属于玄剑宗的辖境,但毕竟是偏远小郡,玄剑宗在那里的势力不算深厚。

而且天水郡离玄剑宗路途遥远,这一路上如果乘坐云舟未免太过招摇,保不准会发生什么意外。

天空中的目标毕竟比地面上的目标大得多,云舟这种飞行法宝价值不菲,保不准不会有人见财起意,杀人夺宝。

所以楚剑秋下山时只是到灵兽峰里面用贡献值兑换了两匹蛟马。

这种蛟马虽然品阶不高,但是耐力和速度却是极好,能够日行千里。

天水城离玄剑宗距离七千里左右,乘坐这种蛟马,不出意外的话,七天也就到了。

这是楚剑秋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行走江湖,无论是以前在楚家当少主,还是后来成为玄剑宗的弟子,楚剑秋都没有在江湖中行走过。

在当楚家少主时,楚剑秋基本就没有离开过天水城,就算偶尔外出,也只是在天水城附近活动。

而在成为玄剑宗弟子后,除了进入新泽秘境中执行任务,就再也没有下过山。

伏令雪心中也很是兴奋,与心爱的人浪迹江湖,这也一直是她的梦想,想不到这还真有实现的一天。

两人晓行夜宿,一路上虽然稍有波折,但是却并没有发生什么很大的意外,在第七天,终于回到了天水城。

重新看到那熟悉的城墙与街道,楚剑秋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复杂难明的感情。

这是生他养他的地方,无论在这里曾经经历过多么难忘的伤痛,依旧难以抹去他对这里的深厚感情。

不过这一次等到接了入画去玄剑宗之后,想来他以后也不会再回到这里了。毕竟整个楚家,除了入画,他也再没有其他牵挂。

想到即将就要见到入画,楚剑秋心中就不由一阵激动,这个小丫头等会见到自己,不知道会怎么样一个惊喜呢。

楚剑秋入城后,和伏令雪分开,向楚家走去。

一年过去,天水城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两旁的街道摆设依然如故。

楚剑秋即将走到楚家时,忽然见到街道前面围着一群人,一个满脸轻佻狂傲的青年正领着一群家仆在调戏一个少女,而那少女居然是楚家的楚皎月。

“楚皎月,今天是最后期限了,你如果还拿不出灵石来赔偿本公子的话,就乖乖地跟本公子走吧,不要让本公子用强。”那轻佻青年用手中折扇挑起楚皎月的下巴,动作中满是轻佻无礼。

楚皎月愤怒地道:“你那个玉佩根本就是普通的珠宝,如果真是二阶法宝,哪里会那么容易被打碎。而且打碎玉佩的根本就是你自己,根本就与我无关。”

那轻佻青年闻言,瞬间沉下脸来:“这么说,你是没钱了。打碎本公子的法宝,还敢反诬本公子,你这真是活腻了。看来不给点厉害你尝尝,你都还没有清醒地认识清楚现实呢。不过你放心,对你这种美人儿,本公子会好好疼你的,哈哈哈。”

轻佻青年说罢,对身边的家仆一挥手道:“把她带走。”

那些家仆得到命令,便要上前擒拿楚皎月。

楚皎月又气又急又是慌乱,这些家仆最少都是炼体九重的修为,其中任意一个自己都不是对手。

想到落入那轻佻青年手中的下场,楚皎月眼中的泪水不由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