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董,我问你,我们是什么关系?”

八爷的脸色一沉,看着秦朗说到。

“朋……友。”

秦朗开口说到。

“哎,这不就对了,我们是朋友,你在我这里输了那么多钱,我也是好着急的,希望你早点赢回来,放心,还是从前一样,我给你垫底,麻溜的吧,一会儿该变了!”

八爷再一次拉住秦朗,抬腿就往里面走。

“哎,好好,八爷,你真是我的好朋友,你放心,今天回本,我欠你的钱,连本带利还给你。”

秦朗听到八爷还肯借他钱,立刻心花怒放,什么都顾不得,快步往里面跑去。

当秦朗再一次从赌场出来的时候,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他!

“二弟,你这是怎么了,又是丧打幽魂的,和弟妹吵架了?”

秦朗来到公司,整好遇到秦霄,看到秦朗满面愁容秦霄忍不住开口问到。

清纯唯美花圈少女王艺萌花房写真图片

“没有,没有!”

秦朗失口否认,慌张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把秦霄搞愣住了。

“爸,你看什么呢?”

秦岭走过来,看到秦霄望着远处出神,他顺着秦霄的目光看过去,没有人,忍不住好奇的问到。

“秦岭,你有没有发现,你二叔最近有些怪?”

秦霄问秦岭。

“有什么怪的,我没看出来。”

秦岭开口回答。

“今天早上,听到你二婶的哭声,我刚刚看到他,精神不是很好,问他又说什么事情都没有,你说,你二叔二婶会不会吵架了?”

秦霄看着秦朗的办公室的门说到。

“二叔二婶感情好着呢,我长这么大,都没见到过他们红脸,就是林战没出现之前,爷爷那么对待他们,二婶都没说什么,你啊,肯定是想多了!”秦岭开口说到,梁美娟和秦朗的感情,大家都看在眼里,相濡以沫这么多年,现在秦朗成了秦氏公司的掌舵人,又有林战那么牛掰的女婿,守得云开见月明,更不能吵架

了。

“也许是我想多了,我也是担心。”

秦霄摇摇头,觉得自己是多心了。

“你就是多心了,累了就回去休息,我先去财务,有笔项目款,过了多星期了,供应商都急了!”

秦朗说完,便走向财务室。

“你说什么,账上没有五百万,张助理,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咱们公司的流动资金,可是有几千万的,你说,钱哪去了!”

财务办公室,秦岭怒视着张部长。

“秦少,真的没有那么多了,我没有撒谎。”

张部长一脸的为难,跟秦岭解释。

“钱都让董事长给拿走了,说是月底前送回来,可是,到现在也没给我,账目上的流动资金,如今已经没有了!”

秦朗惊愕的看着张部长,眼里闪过不可思议。

“你说,二叔把钱拿走了,他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张部长摇摇头苦笑。

“秦少,我就是一个部长,董事长用钱,我哪敢质问。”

秦岭想想也是,不过他就奇怪,秦朗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你,和我回趟家!”

这件事情太严重了,秦岭决定,把事情告诉秦越。

梁美娟送完秦小喵,回到家里,陆雪琪就过来了,说是秦越要来家庭会议,让梁美娟快点过去。

“雪琪,老爷子怎么突然开家庭会议了?”

跟陆雪琪去主屋的路上,梁美娟问陆雪琪。

“二嫂,老爷子的事情,我只是当媳妇的,怎么好意思问,去了你就知道了。”

陆雪琪阴阳怪气的开口,看着梁美娟的眼神带着嘲讽。

梁美娟看了陆雪琪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来到主屋,果然,秦家的人都在,一个都不少。

啪!

坐在上头的秦越,猛的一拍桌子。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秦朗有些心虚的低着头。

“老二,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秦岭回来告状,秦越还有些不相信。秦朗是他们三兄弟当中,最稳重的一个,做事也是丁是丁卯是卯。

可是,当张部长把账目给他看的时候。秦越差点没有晕过去。

从上个月开始,秦朗已经挪用流动资金几千万了,所有人都没有察觉,真是应了那句话:老实人,做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秦朗此举,不仅仅是惊人,已经是惊吓了!

“二叔,您就承认了吧,我们都知道,您不是贪污的人,只要您说出欠款去向,我们把它要回来就好了。”

秦岭看着秦朗说到。

“什么钱,什么项目,你们在说什么?”

梁美娟在一旁,听的稀里糊涂的,几千万的钱,去向不明,而且还是从秦朗的手里没的。

“弟妹,你不要急,二弟不是胡闹的人,我们这不是在问他嘛!”

秦霄在一旁开口说到。

“二哥,你倒是说话啊,三千多万呢,你借出去了?还是给人了?”

秦安开口问到。

三千万!

梁美娟听到后,立刻瞪大了眼睛。

“秦安,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没凭没据的,凭什么就说是秦朗做的,财务部长是摆设吗?”

别看昨天俩人吵架翻脸,可是,关键时刻,梁美娟还是向着秦朗,再怎么样,那也是她孩子的爹。

“老二媳妇,我们可不是冤枉二弟,张部长就在这,你让她自己说!”

秦霄看向一旁的张部长。

“夫人,这钱确实是董事长取走的,每一笔我都做了帐的,上面有董事长的签字,您看看。”

张部长把账目递给梁美娟,梁美娟接过来一看,果然和大家说的一样,日期都做了标注。

“二弟,你倒是说话啊,钱是你拿走的,现在秦岭经手的账目资金,经销商等着钱呢。”

秦霄看着默不作声的秦朗,意味深长的劝说着。

“是啊,二哥,要回来吧,没有钱,公司可是寸步难行的。”

“要回来!”

“对,要回来!”

秦朗看着四周,家人的嘴巴不停的动,他脑袋嗡嗡作响。

“秦朗,你说话啊,钱哪去了!”

秦越看到秦朗不说话,立刻怒喝一声。

“爸……我……输了!要不回来了!”

好半天,秦朗慢慢的开口了。顿时,大厅里鸦雀无声,部错愕的看着秦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