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窈窈并不知道两人的对话,过了两日听到杨佳凝来了学堂趁着午休的时间去找她。

与热情开朗的窈窈不同,杨佳凝是个性子很冷淡的人。跟着窈窈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她面色冷淡地问道:“符姑娘,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窈窈蹙着眉头问道:“你为什么要称病缺考?”

杨佳凝看了她一眼,然后慢慢地说道:“我感染了风寒然后发烧了,所以不能参加考试。”

窈窈很是直接地说道:“生病是假,你家人不想让你进长江班是真。杨佳凝,既不打算进长江版学习又为何要报名?”

杨佳凝的脸立即沉了下来,说道:“符姑娘,我家人如何还轮不到你来置啄。你父亲虽是首辅,但你也没资格与权力干涉我的事。”

她以前听说符瑶仗着家世嚣张蛮横,没想到竟有一日欺到她头上,她可不是那些没有背景由她欺辱的人。

窈窈看着她声厉内荏的样子,沉默了下说道:“杨佳凝,我一直都觉得你很厉害,也将你当成我最强劲的对手。”

虽然她每次都考第一,但相对杨佳凝学的东西她真的甘拜下风,也是如此她也特别想与杨佳凝交朋友。

杨佳凝不提防她这般说,愣了下后很快就冷静下来了:“符姑娘,若是没其他事我就回去了。”

窈窈很是不解地问道:“你每天都从早学到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那么辛苦为了什么呢?难道就为了博得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吗?可这样的虚名又有什么用?”

漂亮清纯户外打伞的单车女孩

杨佳凝冷着脸说道:“符姑娘,这是我的事无需给你交代。还有,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窈窈声音都不由大了起来,说道:“杨佳凝,辛苦学得这么多的东西,你真的的就甘心埋没自己的才华将来只相夫教子吗?”

杨佳凝的脚步一顿,然后回了课堂。

窈窈垂头丧气地回去了,被韩芯月宽慰了一通后还是一脸不解地问道:“既要她做贤妻良母,那学好管家理事以及女红厨艺就好了,又何必那么辛苦地从早学到晚呢!”

韩芯月说道:“一是为了让杨姑娘扬名,这样杨姑娘以后就能嫁到好人家;二也是让人知道杨家很重视姑娘的培养。”

窈窈更不能理解了,说道:“杨长风现在也是阁老,凭这个家世只要不缺胳膊断腿什么样的人家嫁不得?更不要说杨佳凝这样的品性才情。”

韩芯月压低声音道:“也许他们的目光不止于此呢!“

“什么意思?”

韩芯月以只窈窈听到的声音说道:“像杨佳凝这样的才情样貌以及家世,皇子都配得的。”

见窈窈瞪大眼睛,她压低声音说道:“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你可千万别不要对外说啊!”

也是两人关系日益亲近所以不瞒着她,若以前断不会说这些话的。

窈窈也放低了声音,说道:“云祯弟弟比她都小两岁呢!”

韩芯月猜测杨家的目标不是大皇子而是太子殿下,嫁给太子那就是太子妃未来的国母了。只是这个猜测不敢大咧咧地说出来,于是她婉转地说道:“民间有一种说法叫做女大三抱金砖,妻子大丈夫三四岁的民间很多。”

窈窈又不傻自然明白了她言下之意,她摇头说道:“不说我姨母不会答应,就是云祺也不会愿意的。”

“你怎知道?”

窈窈笑着说道:“我自然知道了,因为云祺喜欢性子活泼的。杨佳凝对谁都一副高高在上冷冰冰的模样,哪怕再美云祺也不会喜欢的。”

杨佳凝事长得漂亮,但宫中的女官跟宫女就没丑的。

本来还想着调班以后能跟杨佳凝结交,可这次的事她彻底明白两人不可能成为朋友,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

韩芯月嗯了一声转移了话题,说道:“老师前两日来文华堂找郡主,你说她会不会成为面试的主考官啊?”

窈窈想也不想就否认了她的这个猜测。原因很简单,她们两人这次都参加了面试为避嫌清舒也不可能做面试官的。

韩芯月想想也觉得有道理,心理祈祷着希望面试不要太难。虽说明年还有一次机会,但她不想再浪费一年时间并且跟窈窈一起能学到更多东西。

窈窈去找杨佳凝的事当晚清舒就知道了,不过她并不意外。这丫头前些天还憧憬着跟杨佳凝一个班以后能成为朋友,就她的性子知道杨佳凝弃考的原因肯定会找过去的。

转眼就到了面试的日子。这次面试一共有四个人,一个是封小瑜一个是礼部任职的女官,还有两个两位是上了年岁的老者。这两位老者就是清舒之前所说的致仕的老大人,也将是长江一班的任课先生。

进去以后窈窈朝着四个考官行了礼,然后笔直地站在屋子中间。被四个考官注视着,她脸上也不见半点的紧张。

小瑜脸含笑意地说道:“坐下说话。”

等窈窈坐下以后,即将担任长江一班术科的牧老问道:“符瑶,你为何报考长江一班。”

对于新班级的这个名字牧老是很无语的,不过这名字是皇后取的他哪怕觉得没文化也不会在外吐槽。

窈窈想也不想说道:“自是因为进了这个班将来能直接入仕。我娘常与我说女子并不差与男子,男子能做的事我们一样能做好。”

小瑜脸上浮现着笑意。别看窈窈总在她跟前抱怨清舒,但在外这丫头那是时时将清舒挂在嘴边的。

牧老继续问道:“我是不是可以这般理解,你进长江班不是你的本意而事令堂的意思。”

窈窈摇头道:“当然不是了。是我自己要进长江一班,因为我要向世人证明女子并不比女子差,另外还希望将来凭自己能力能造福一方百姓。”

前面进来的那些考生说得都很含蓄,不像窈窈这般大胆,不过想着她的家世与背景倒也不奇怪。

ps:抱歉,上午头疼得不行没法写。

牧先生点点头道:“可以了,你出去吧!”

竟就没了。窈窈很是诧异,感觉这是在走过场。不过这个场合也不是她可以询问的,所以窈窈很干脆地起身朝着四人福了一礼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