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是因为自己如今的速度能够及时地赶到战场,所以白衣楚剑秋才会放心让玄剑宗各大军单独与阴木宗的大军交战,而他没有在战场坐镇。

以玄剑宗各军营的实力,完可以击败阴木宗的大军,所以白衣楚剑秋也感觉自己没必要在现场盯着,除非战场上出现像冷山这样足以改变战局的天罡境强者。

虽然只是单凭冷山一人同样无法战胜整支玄剑宗大军,甚至都无法战胜神箭军。但是阴木宗那边也同样有着实力不弱的军队。

一名天罡境强者的加入,完足以改变双方的力量对比,从而扭转整个战局。

一支大军可以击杀一名实力强大的武者,反之,一名实力强大的武者同样能够灭掉一支大军。至于最终是谁灭掉谁,就要看战场上的力量对比了。

在那团血云出现之后,阴木宗大军的溃败之势便逐渐止住,那几名战将收拾残军重新列阵,与玄剑宗大军遥遥对峙。

但是阴木宗此时由于大军人数折损过半,已经很难和玄剑宗大军抗衡,他们也不敢再上前去与玄剑宗大军开战,首先要看看形势再说。

如果这团血云依旧不济事的话,他们立即会迅速撤离逃走。

阴木宗作为血影联盟下属宗派之一,对于血部武者的特征自然不陌生。这团血云甫一出现时,他们就知道是强援到来。

这团血云迅速无比地逼近,众人逐渐看清楚了血云中的情况。

在这团血云的正中央,是一名气息强大无比的血袍青年。

这名血袍青年身周笼罩着一层浓郁到了极点的血雾,这片血雾范围达到方圆十数里,把半边天空都映成一片血红。

青涩妹子清新恬静青色花瓣连衣裙唯美动人写真

这名血袍青年虽然也是天罡境一重的境界,但是气息却比阴木宗宗主冷山强大得多。

崔雅云、长孙元白等人见到这名血袍青年,顿时感觉到一股强烈无比的危险袭来。

唐玉山手一挥,神箭军、机关营等各大军营将士顿时结好战阵严阵以待。

那名血袍青年来到玄剑宗大军面前十里处的上空,冷冷地扫了玄剑宗众人一眼,一言不发,手一挥,一道粗达十余丈的血色瀑布凭空出现,向玄剑宗大军撞过去。

不用唐玉山出声,神箭军各曲早已准备妥当,无数道奔雷箭激射而出,化作一道巨大无比的箭矢洪流向那道血色瀑布撞击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血色瀑布和箭矢洪流在半空中相遇,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血色瀑布与箭矢洪流撞击之处,无数的血色光芒犹如烧红的铁水一般四处飞溅,大量被撞击爆裂开来的奔雷箭也像溅出火炉的火星一般向着四周乱窜。

这一幕景象绚丽到了极点,也震撼到了极点。若非双方是生死决战,这倒是一幕很炫目的风景。

血色瀑布和箭矢洪流在半空中相持了数息时间,最终化作一阵巨大的爆炸各自消散。

爆炸卷起的能量余波席卷百里方圆,一阵阵能量涟漪犹如水波一般扩散开来,使得爆炸中央之处的空间都荡起了几分褶皱。

玄剑宗各大军营结成一个防御大阵,一道巨大的光罩把众人笼罩在内,挡住了这剧烈无比的冲击波。

玄剑宗的一众将士虽然境界修为远不及那血袍青年,但是由于数量庞大,而且配合紧密,这个防御光罩融合了众多武者的真元,防御力坚固无比,把那爆炸的能量冲击波完抵挡了下来。

阴木宗大军那边则凄惨得多,一来他们原本在战阵配合方面就远不如玄剑宗大军,二来之前被玄剑宗大军打得七零八落,现在虽然又聚集在了一起,但是依然很难组织起紧密的战阵。

虽然在仓促间他们也支起了防御大阵,但是却被那爆炸的余波一轰而碎,无数修为较低的将士被这一波爆炸的余波给撕成了粉碎。

这一来,阴木宗大军最终只剩下了两三万人,不过这最终剩下来的,都是其中的精锐,每一个境界修为都不弱。

那血袍青年同样被这爆炸的余波给逼退数十丈,眼神顿时不由微沉,他一向都不大看得起这些所谓的战部,总觉得个人的实力才是最为重要的。

这些由一些低境界武者所组成的大军,连半点用处都没有,一群蝼蚁无论数量再多,也依然还是一群蝼蚁,无法和巨象争雄。

但是刚才的那一击,他首次感受到了战阵的威力。

这些由一群蝼蚁组成的大军居然能够抵挡住他的攻击,这让血袍青年心中极为意外。

血袍青年脸上露出几分讥嘲的神色,刚才他只不过是热身而已,连六成的实力都没有使出来,这群蝼蚁还真以为抵挡得住他的攻击不成。

血袍青年双手法诀掐动,向着玄剑宗大军一指,顿时三道更加巨大的血色瀑布向着玄剑宗大军扑去。

面对着这三道巨大的血色瀑布,玄剑宗大军不但没有丝毫的惊惧,反而给以最为剧烈的还击。

无数道箭矢从神箭军中飞出,在天空中汇聚成犹如巨龙般的箭矢洪流,向着那血色瀑布撞击过去。

一道雷光火炮从机关营的那艘大型战船中轰出,伴随那道雷光火炮一起轰击而出的,还有身边那些中型战船和小型战船无数道强劲无比的机关巨弩。

火符营那边,成百上千道火龙咆哮着向着那血袍青年扑去。一些往其中一道血色瀑布撞击过去,一些直扑那血袍青年。

那血袍青年见到这一幕巨大无比的威势,顿时脸色大变,从这些凌厉无比的攻击之中,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那三道血色瀑布在箭矢洪流、雷光火炮和那些火龙的轰击之下纷纷破灭,那些强大的攻击在轰灭三道血色瀑布之后,继续向着血袍青年身上袭来。

血袍青年身形急剧后退,双手一挥,一道巨大的血色盾牌出现在身前,那些攻击纷纷轰在这道血色盾牌上,在天空中爆发出无尽的漫天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