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辰眉毛一扬。“你胡说什么?”

姬兰初取出一粒丹药,咽了下去。“依你的聪明才智很清楚,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我们先前拼尽力开路,在这种情况下是绝不能停下的,停下意味着死。可你看我受伤太重,才说停下来休息。”

“我们停下休息的时间越久,周围那些草木怪物聚拢来得越多,而我们能用的手段都用光了,这四十里路,根本不可能逾越。”

顾辰摇了摇头。“我并非单纯为你,我也需要休息。”

“我体内的伤势比你严重,你比我要强壮,若你一个人走,或许还有希望活着离开。”

姬兰初说着,苍白的脸上露出洒脱的笑容。

“我可以帮你一把,帮你将这些怪物的注意力转移走,这么一来你成功离开的几率能提升一些。”

顾辰神色不由得变冷。“我答应过会帮你,就一定会做到。”

“你对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换成其他人,恐怕早逃走了。这些天来谢谢你,你无需觉得内疚。”

姬兰初轻声道。

顾辰缓缓摇了摇头,拒绝了。

美女的“浴望”图片

他很清楚眼下的处境,姬兰初说的有一些道理,但在他看来即便他自己逃走,存活希望也不大。

二人相互扶持,说不定还有转机。

“你真是个傻瓜。”

姬兰初见状,轻声道。

二人再无对话,各自默默疗伤。

旋空牢狱将外围封锁着,一大堆花草树木演变成的怪物将这里彻底围困,那怪花张着血盆大口,似乎在等着空间法术时间一到,就将里面的人给生吞活剥。

噗通。

不知过了多久,姬兰初突然倒在了地上,一张俏脸格外苍白。

“你没事吧?”

顾辰连忙上前,将她扶起。

他的手搭在她的脉搏上,发现她体内的生机微弱了很多,生命之火仿佛就要燃烧殆尽。

“这荒神谷一直在掠夺我体内的生机,丹药的补充犹如杯水车薪,恐怕我连半天都撑不了了。”

她苦笑道。

顾辰知她说的是实情,他也感应到了冥冥中流逝的生机,随着时间推移,那掠夺生机的速度是越来越快,着实邪门。

“该怎么办?”

顾辰眸光闪烁个不停,继续在这里逗留只有死路一条,但若继续前进,四十里的路也犹如天堑般难以逾越。

二人陷入了绝境,完看不到一线生机!

……

“陈古,真好奇你长什么样子?”

虚弱的姬兰初枕在了顾辰的腿上,轻声呢喃道。

“为什么好奇?”

顾辰一边思索着脱困之策,一边回答道。

他必须不断和姬兰初说话,唤醒她的求生意志,否则她恐怕很快就会陷入长眠。

“你这个人很特别,虽然看似冷漠不近人情,但其实有一颗温柔的心。”

“这些天我一直在偷偷观察你,但每次觉得对你有所了解了,总会发现你更多神秘的地方。”

“你有千张脸,但我却不知道真实的你是怎样。”

姬兰初眼神有些恍惚,喃喃着。

顾辰哑然失笑,没想到这小公主临死之前在意的竟然是自己长什么模样。

“也罢,今日你我能不能走出这里都是未知之数呢。”

顾辰自嘲着,伸手往脸上一抹,顿时露出了本来的面貌。

姬兰初眼神里的焦距稍稍聚焦了些。

这是一张有着十七岁特征的少年的脸,五官清秀,但却又透着一股历经磨难的刚毅。

“还好……”她轻声道。

“还好什么?”

“还好你长得不丑,这么一来被人说成是和你私奔,也不算太糟糕。”

姬兰初的回答让顾辰忍俊不禁,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原来如此可爱。

“你为什么要逃婚?你的未婚夫也算是人中真龙,为了远离他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值得吗?”

绝境之下,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皇甫青冥虚伪残暴,我自幼便认识他,很清楚他的本性。”

“何况,他之所以看上我,也并非是有多喜欢我,而是在意我的体质。”

姬兰初自嘲一笑。

“什么体质?”顾辰露出了好奇之色。

“众所皆知,我中土皇室历代传承有龙凰体这一特殊体质,这是我族之所以强大的原因。”

“而我比较特别,一出生龙凰体就产生了变异,谁得到我的初次,便能获得莫大的好处。”

她话说到最后声音细若蚊呐,耳垂都变得有些粉红。

“原来如此。”

顾辰顿时明白了,一时也觉得尴尬。

“之前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去华宁山寻轮回散人吗?”

姬兰初主动扯开话题。

人之将死,顾辰赢得了她的信任,所以她说话也毫无保留。

“为何?”

顾辰不由得认真聆听。

“这事情说来与我答应给你的报酬也有些关系,你不是想知道皇甫家的情报吗?”

“我之所以去找轮回散人,是因为他是名气极大的道植师,我想从他那里了解一些战神皇甫无忌的秘密。”

姬兰初强撑着打起精神,她决定在临死之前,尽量把顾辰想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他,也算报答他这段时日来的相助。

顾辰眼中起了涟漪,姬兰初知道皇甫无忌什么秘密吗?

“众所皆知,皇甫无忌身怀苍天霸骨,是昆仑大陆的不世奇才。”

她开始讲述,“皇甫家对外宣称皇甫无忌是先天的霸骨,但我皇室很清楚,他的苍天霸骨,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

顾辰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我经过调查得知,皇甫无忌天生长着一双无用的赤瞳,有传闻说他年轻时乃是废品体质。”

“废品体质?”

顾辰脸露震惊,这他倒是第一次听说。

“这不对吧,若他原来就是特殊体质,怎么还可能移植苍天霸骨?”

顾辰很快想到了关键处,一个人是无法拥有两种特殊体质的,若皇甫无忌的天生赤瞳是极道器官,那他怎么可能再从爷爷那移植苍天霸骨?

像自己的不焚金身,虽然被天帝说成是大武王战体,但本质上根本不一样。

一个人不可能拥有两种特殊体质,这是修者界铁一般的定律!

“这就是我寻找轮回散人想要了解的事情,也许他能够解释这件事。我有种预感,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就找到了对付皇甫无忌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