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非常丰盛,李家臣坐在最上面的位置看着自己的满堂儿孙,心里感慨万千。

“云南,最近发生太多的事情,害得你从国外回来,爷爷都没给你接风洗尘,这次,算是补偿给你的。”

李家臣喝的微醉,脸上带着红晕,走路也有点发飘。

李云南眼里闪过酸涩,想起枉死的妹妹李敏,他袖子里发拳头握得咯嘣作响。

“云南,以后,李家就靠你了,你可要争气啊。”

李明泽也是满眼通红,儿子废了,李家的财产跟他无缘。

眼前只有靠着李明霖父子,还能有点分红度日。

老二李明浩没有一点表情,对于李云鹏和李云玺的结果,他还有些幸灾乐祸。

有儿子又怎么样,还不是成了废人。所有人都对李云南说着奉承的话,对于这些,李云南非常受用。

好歹是海外回来,肚子里有墨水,他的脸上一直保持温文尔雅的模样。

酒壮怂人胆,喝到后来,满场都是对林战的声讨。

“明霖,上次咱们发出四大家族会议,庞家家主和邹家都有回应,唯独宋家,到现在都没给答复,他们是什么意思?”

等待着夏日靓丽迷人的纯真少女

李,庞,邹,宋四大家族,盘根错节,根深蒂固,掌握着整个南吴的经济命脉。

宋家置若罔闻,不理不睬,李家臣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爷爷,您放心,明天,我就亲自拜访宋家掌舵人宋致臻,探探他们的口风。”

不等李明霖开口,李云南便开口把事情拦了下来。

李家臣点点头,随即想到林战。

“林战那里,你们不要掉以轻心,他来历不明,你对秦柔下手,别让他抓住把柄,那人心狠手辣,一旦知道事情是李家所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李云南点点头,想起一直没有消息的阿大,忍不住蹙了蹙眉头。

“老爷子,云南已经回来了,有些事情,你放手让他去做,你呀,就擎等着在家享福吧。”

李氏家族里有人说话了,李云南一回来,就给林战一个沉重的打击,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再来找麻烦。

有人开头,自然是有人附和,顿时,李云南成了会场的焦点。

李明霖感到特别自豪,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样子。

“人挺齐嘛!”

正当大家七嘴八舌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声音阴森森的,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谁!”

李家臣一哆嗦,酒也醒了一半,目光看向客厅门口。

他们太投入了,来了外人竟然一点也没察觉。

“要你命的人!”

随着话音落下,林战走了进来,他的身后,没有一兵一卒。

李家臣大惊,为了保护家族的安,他也是花大价钱请了好多高手看家护院。

林战能够进来,门外的那些人肯定是被害了。

“林战,最近我们并无交集,你深夜来访,所为何事?”

李家臣稳住心情,面沉似水,同时给李明霖使眼色。

李明霖会意,悄悄的走了出去。

林战注意到李明霖的小动作,并没有加以阻止,这些人,都得死,晚一步晚一步,他还真不在乎。

“李家主,你明知故问,还是装糊涂?”

林战微微一笑,旁若无人的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我的朋友,今天,令孙对她做了什么,相必是心知肚明吧?”

“我记得说过,我林战的人,谁敢动,我就敢杀!”

林战的嚣张,彻底激怒了李家上下。

“林战,你他妈的太狂了,欺负我李家没人吗?”

李明泽首先站起来,虽然知道打不过林战,为了两个儿子,他也要戳戳林战锐气。

“逆子,你给我住口!”

李家臣一声怒喝,李明泽哼了一声,狠狠的坐回椅子上。

“林战,自上次一事,老夫已经教训李家弟子,不与你为敌,你气势汹汹而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捉奸捉双,抓贼拿脏,林战没有证据,李家臣决定,来个就不认账。

“呵呵!好,很好!”

林战起身,目光凛冽的扫过所有人。

“你们李家,企图撞死我妻女,若不是艾琳舍身相救,躺在医院的,也许就是秦柔母女。”

“林战的话,从来不说二遍,所以,今天,李家上下,所有人都得死!”

林战的话,掷地有声,重重的敲在现场所有人的身上。

“林战,不要欺人太甚,你说我们装伤你的人,你有证据吗?”

李明泽开口喊道。

林战摇摇头,嘴角扯出冷笑。

“今天,我就让你们死个明白!”

林战抬起手,“啪啪啪!”连击三掌。

“嗖!”

刺虎从外面走进来,他的身后,背着一个袋子。

“啪!”

刺虎把袋子扔在地上,大家低头一看,所有人的脸上都失去血色。

袋子上血迹斑斑,散发着血腥味道,令人作呕。

“撕拉!”

刺虎连打开袋子都赖得,直接拿出匕首,一刀划下去。

袋子一分两半,一个血肉模糊的人露了出来。

“啊!”

女眷们看到后忍不住惊叫起来,现场一片混乱。

李云南躲在人群后面,看到地上的血人,顿时心里一惊。

阿大!

这下李云南终于明白,为什么阿大完成任务还没有回来。

原来是落在了林战手里。

此时的阿大,双手双脚被砍断,满脸鲜血。

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死亡对他,也就一步之遥。

“林战,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家臣不认识阿大,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也是心惊肉跳

林战真的太狠了。

“问问你的宝贝孙子便可。”

林战的目光,锁定在人群后面的李云南身上。

李云南知道逃脱不掉,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云南,你可认识此人?”

李家臣指着阿大问到。

李云南装作认真的看了看,然后茫然的摇摇头。

“爷爷,此人我不认识。”

阿大虽然眼睛瞎了,可是耳朵并没有聋,听到李云南的话后,顿时“呜呜”的叫了起来。

他的头扭向李云南说话的方向,眼里流下血水。

“啧啧,李云南,你这是打算死不认账,是吗?”

林战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他并不在意,他从来不冤枉好人,也不放过坏人。这件事情,只要他说是李家的人做的,无论谁反驳都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