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你这是……”

看着眼前这一幕,周松眸子当中精芒闪烁,惊疑不已。

“养道!”

王腾看着那八十一口圣灵战兵,随后目光落到血池之中那前世之身上面。

前世之身,肉身之上已经交织出了一道浅浅的道与理,但是还不完善。

而王腾此举,便是要借助这八十一口圣灵战兵之中蕴藏的道,来培养前世之身中的这条道。

此外,这具肉身,已经堪比至圣境界,但依旧还差了一点,这些阵法,以及摹刻在那肉身上的符文,便是要推动其走出那最后半步,令其真正肉身成圣!

王腾没有向周松多做解释,从储物戒中取出诸多灵石资源,将这些灵石资源,堆积成九座小山,环绕在十大石柱边上。

神魔令的这个空间之中,没有足够的灵气,这里的阵法也就支持不了多久,所以必须要准备充足的灵气资源,以供维持阵法。

九座灵石堆积而成的小山,一共有九百万枚下品灵石,即便王腾斩杀了诸多神通秘境的强者,敛取到了不少的资源与财富,但九百万枚下品灵石,对他来说依旧算是一笔不小的资源了。

而这九百万枚下品灵石,并不能长久的维持这些阵法的运转,每隔一段时间,依旧需要继续填充灵石。

“还真是烧钱的很啊,看来还得想办法多敛去一些灵石资源才行,越多越好。”

吊带裙子美少女午后治愈系写真

王腾喃喃道。

随后王腾心念一动,便带着周松离开了神魔令,回到了陵园之中。

“公子。”

陵园中,夜无常等人都没有闲着,在王腾与周松进入神魔令布置阵法的这两天时间,都在闭关修炼,或是巩固修为,或是感悟神通道法。

王腾扫了一眼这片陵园,随后轻吐口气:“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现在我们也该离开了。”

“公子,我们就这么出去吗?”

“公子这次杀了诸多各方势力的高手,如果不出意外,各方势力那些归一境强者,此刻多半都守在门口,我们这样出去,只怕立刻就要受到他们的攻击。”

叶千重开口说道。

“哼,谁敢出手,剁了他们便是!”

夜无常冷哼一声道,眼神冷厉,恢复了前世记忆后,夜无常的性格也隐隐变得更加冷漠与霸道。

前世的时候,他便是王腾手中最利的一口剑。

“我们现在都已经晋升到了天人境九重巅峰,要是连区区归一境都斩杀不了,那我们岂不是显得太废物了,还有什么资格继续追随公子?”

“……”

众人一阵无语。

区区归一境?

寻常归一境他们当然不惧,就算是归一境五重六重的高手,他们也有信心战而胜之。

但外面却是连归一境九重巅峰的高手都不止一个啊!

“呵呵,不用担心,我有办法可以不惊动他们,便离开这里。”

周松干咳一声,随后微微一笑,抬手一招,一座阵台便浮现在他手中,镇神台,既是法宝又是阵台。

“虽然损坏严重,但是最基本的传送阵法,还可以用。”

周松开口说道。

“是吗?那太好了,这样一来,我们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里了,至于等候在外的那些人,就让他们继续等着吧,哈哈……”

叶千重闻言顿时眼睛一亮,以周松阵台上的传送阵法遁走,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了。

“就用传送阵离开,不过,咳咳,千重,你就不要跟我们同行了,我现在没有那么多资源养你们,你就先暂时留在北极宫蹭吃蹭喝好了,北极宫底蕴深厚,资源也是不少,嗯,你能敛多少是多少,不要给他们节约,敛来的资源,用不完我帮你存着。”

王腾干咳一声道。

叶千重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一下子僵住了,一脸懵逼。

夜无常,灵木剑尊等人也都一脸笑意的看着叶千重。

“公子……你该不会说真的吧?”

叶千重讷讷的道。

王腾将手搭在叶千重肩上,语重心长的道:“十大宗门可是大地主,底蕴深厚,你可是北极宫选定的破局之人,留在北极宫,将北极宫这个大地主吃垮,这是任务!千重啊,任重道远,不要让我失望啊。”

“可小松不也是灵寂宗选定的破局之人么?他怎么不回灵寂宗吃地主?”

叶千重指着周松道。

周松脸色顿时一黑,这货竟然还想将他也拉下水。

“傀儡白龙体内阵法损坏严重,周松还需要留下来替我修复傀儡白龙体内的阵法,而且,我们要传送出去,这传送阵台也还需要周松来驾驭啊。”

王腾耐心的解释道。

夜无常,灵木剑尊以及惊蛰剑尊三人则是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叶千重,没想到叶千重竟然会问出这么没水平的问题。

“就这么决定了,反正你现在留在我身边也没什么用,回去北极宫努力提升自己,另外,多研究我之前传给你们的那门阵法。”

王腾挥了挥手。

留在身边也没用……

叶千重嘴角顿时一抽,感情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吧?

这实在太扎心了,叶千重只觉得有一道孤寂的寒风席卷而过……

“呵呵,小叶子,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周松幸灾乐祸,抬手抛出手中镇神台,顿时之间,镇神台上冲出来一道道炽盛的光华,笼罩了叶千重之外的所有人,随后光芒一闪,众人眨眼消失不见,只余下叶千重一人孤零零的留在这片阴森的陵园之中。

“喂!”

“你们就这样丢下我走了?回来,给我回来啊,就算让我回北极宫,也好歹送我一程啊!”

叶千重立马高声道。

然而王腾等人早已被传送之力传送离开,消失不见,静谧的陵园之中,叶千重高呼之声不断的远去。

叶千重只觉得一股阴森的气息笼罩身,让他头皮发麻,转头看去,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大坟,其中很大一部分坟墓,前不久还被他开掘过。

“诸位,虽然我刨了你们的坟,但是我都是受人指使的,而且我可是都给你们重新盖上了,诸位大人大量,千万别吓我啊……”

叶千重双手合十,口中不断的碎碎念,便打算离去。

然而刚刚走出几步,叶千重突然懵了。

“卧槽!出口在哪里啊?”

“你们还没告诉我怎么出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