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以他们的心机手段,在面对楚剑秋的时候,都犹如狗咬乌龟,无处下牙。

不过,今天注定会是一场好戏。

因为今天对楚剑秋出手的,将会是上清宗明面上权柄最高的人物——上清宗宗主公孙泽。

在楚剑秋来到长老殿不久之后,那些长老会长老便陆陆续续地到来。

大长老夏侯默,唐家家主唐正业,藏经阁阁主龙鸿志,这些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人物纷纷到场。

最后一个到场的是这次长老大会最重要的人物——上清宗宗主公孙泽。

这也是楚剑秋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人物。

在那大殿主位上,坐着一位一身白袍飘飘,面目俊朗而又有几分冷峻的男子,这就是那位神秘而强大的上清宗宗主。

这次大会,长老会长老基本已经到齐,而十大真传只到了五位,其他五位十大真传,要么在外历练未归,要么还在闭关之中,所以没有参与这次会议。

“召开这次会议,主要讨论的一件事情就是关于这次的秘境历练!”公孙泽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行事干脆利落,向来就是公孙泽的风格。每次召开会议都是直入主题,很少说那些套话虚话。

“这次的行动,楚剑秋师弟功劳极大,不但使我们上清宗的弟子损失降到最低,而且打出了我们上清宗的威风,还给我们上清宗带回来了巨大的收益。”公孙泽的声音沉稳有力地在大殿中回荡。

清风妹子纯真迷人

听到公孙泽这番话,伍凯歌和其他长老都不由脸上微微变色。

公孙泽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场会议是来给楚剑秋开表彰大会的么,这与他们心中的预想不符啊。

他们之所以这么积极地赶过来参与这次会议,还以为是在开对楚剑秋从秘境中带回来的资源作瓜分的大会呢。

唐正业的眼神也是微微闪动,不知道公孙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按照唐家的猜测,这次公孙泽如此紧急地召开这次会议,应该是要对楚剑秋和他们唐家直接发难。

携他突破神变境之威,直接逼使楚剑秋和唐家让步屈服。

楚剑秋听到公孙泽这话时,眼神顿时微微眯起,一颗心微微提了起来。

他可不会天真地以为公孙泽是来给他开表彰大会的,公孙泽前面对他捧得越高,后面发难时就越加的难以抵挡。

这公孙泽果然名不虚传。

如果公孙泽一上来就直接对他发难的话,他还好对付得多。

因为公孙泽直接发难的话,必然会使得原本中立的长老站在楚剑秋这一边,对楚剑秋反而有利。

而他反而一开始对楚剑秋大加褒扬,这使楚剑秋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特别是公孙泽一开口就称呼他为楚师弟,这可是相当于直接把他视为同等地位上的人物啊,这一下子就相当于把楚剑秋捧到了与长老会长老同等的高度上。

即使楚剑秋这次立下的功勋再大,也还不足以和宗主这等大人物相提并论,公孙泽这样做,相当于把他推到了所有长老会长老的对面啊。

这一招可当真歹毒!

在公孙泽说出这一番话之后,楚剑秋果然便看到很多长老看向自己的脸色就有点变了。

“所以鉴于楚师弟的功劳,本座打算给他颁下一等功勋!”公孙泽继续说道。

公孙泽这话一出,立刻就有长老忍不住开口说道:“宗主,这个奖赏是不是太重了,老夫感觉二等功勋已经足以表彰楚师侄的功劳了。”

一等功勋这是上清宗最高的功勋,一旦立下一等功勋,这相当于楚剑秋的地位足以和他们这些长老会长老平起平坐了。

与一个只有区区元丹境九重的毛头小子平起平坐,这是这些长老会长老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事情。

“我也认为这么做十分不妥,即使楚师侄的确在这次秘境历练中功不可没,但是资历毕竟浅了些。”又一名长老开口说道。

“仅凭救回一些内门弟子,就授予他一等功勋,宗主此举是否太过草率了!这么做,可是很难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心服的。当时大长老授予他二等功勋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妥,只是念在他的确为我上清宗立下的功劳不小,所以才没有反对。这次老夫是如何都不会同意的!”一名须发俱白的老者有几分恼怒地说道。

“巢长老先别忙着反对,如果楚师弟只是救下了几名内门弟子,自然是当不起这份功勋的,但是如果楚师弟能够再为上清宗造就一名神变境和大量的天罡境呢!”公孙泽看了一眼那名须发俱白的老者淡然地说道。

听到公孙泽这话,众人终于知道了公孙泽的目的,唐正业心中不由一紧,公孙泽这一招当真是歹毒,这招使出来之后,极难破解与抵挡,除非楚剑秋和唐家敢冒着和所有的长老会长老站在对立面的风险。

楚剑秋眼睛也是微微眯起,重头戏终于来了。

“宗主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楚师侄真为我上清宗再添一名神变境和大量的天罡境,自然当得起这份功勋,只是楚师侄仅仅是元丹境九重的武者,又如何能够做到这种事情?”那名须发俱白的老者疑惑地说道。

“楚师弟在那秘境的一处药峰之中不但获得了一株至少是十万年份的六阶灵药,而且还获得了上万株的十万年份的五阶灵药。而且据说在返回秘境通道出口的途中,楚师弟通过出售祛冥符和破幽符,又把其他宗门弟子所获得的大量十万年份的五阶灵药收入囊中。楚师弟,不知道可有此事?”公孙泽看向楚剑秋,淡然笑道。

“不知宗主是从何处得知此事的?”楚剑秋也是淡然地笑问道。

能够对这件事情知道得如此清楚,必然是当时跟在他身边的人,他倒想看看究竟是谁如此忘恩负义。

“符师侄,进来!”公孙泽对着大殿外面叫了声。

随着公孙泽话音一落,从大殿外面顿时走进来一名浑身缭绕着火焰气息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