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万嗔心中大喜,脚步不停,左掌自右掌下探出,裹挟着一股凌厉黑风,朝程灵素心口子拍去,这一掌她避无可避。

“程姑娘!”却在这时,旁边一道人影闪过,“噗”的一声,石万嗔漆黑的左掌按在那人胸口,其身形倒飞而出。

“胡大哥!”程灵素惊呼一声,没想到胡斐竟然会不顾自身安危,来替自己挡下这一掌,一时间,她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不知死活的臭小子!”石万嗔口中骂了一句,再次出掌,只取程灵素。

“住手!”这次,却是赵半山开口了,先前这四人起了口角,在厅中争斗起来,他本欲现身阻止,却被旁边的七当家徐天宏给拦住了,眼看要出人命,他自是不能再坐视不管。

不过石万嗔难得有此机会,又岂会罢手,一身凌厉气息尽数放了出来,周身环绕一道漆黑如墨的黑气。

众人不由大惊失色,急忙抽身后退,生怕沾染上一丝半点,至于出手相救的心思,也彻底打消掉了。

“父亲,你快救救程姐姐!”回过神来的苗若兰不由大惊失色,急忙转头看向苗人凤。

而苗人凤一手握着剑柄,站起身来。

赵半山心头微怒,正欲上前,却在这时,斜刺里,一道白光亮起,随即便是一个淡淡的声音说道,“石万嗔,看来当初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

石万嗔见得那道白光,顿时吓得亡魂皆冒,通体冰凉,毫不犹豫的舍了程灵素,抽身后退。

众人见得这一幕,不由张大了嘴巴,半晌说不出话来。

小念的清闲时光

石万嗔退后丈许后,这才朝声音的源头望去,待看清慕容复的容貌,不禁面色剧变,“是……是你!”

其他人中,却是甚少有人认出慕容复,只有赵半山和余鱼同二人及部分与慕容复打过照面的当家们,认出他来,不过这些人均在慕容复手下吃过亏,尤其是赵半山和余鱼同,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你怎么会在这里?”赵半山有些吃惊的问道。

慕容复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目光一转,落在程灵素身上,眉头微微一皱,略带些许责怪意味的问道,“我传你的武功,为何不学?”

程灵素脸色微微一红,修炼神足经那种羞耻感,旁人是无法体会的,每次修炼,她便情不自禁的想起慕容复来,以致当初埋下的那一枚小小的种子,不断生根发芽,到如今,已经霸占了整个心房。

但马上她又想了什么,急忙低头看去,只见胡斐嘴角挂着血迹,面色青黑,气若游丝,显然伤势不浅,还中了剧毒。

“胡大哥。”程灵素唤了一声,急忙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黑红色丹药,喂他服下。

慕容复静静的望着这一幕,神色有些不悦。目光一转,落在石万嗔和中年男子身上。

沉吟半晌,忽的想起一人,“你是天龙门掌门田归农?”

中年男子微微一愣,他自问从未见过眼前之人,对方如何识得自己,不过仍是拱手行了一礼,“不错,在下忝为天龙门现任掌门,不知阁下是何方神圣?”

“本公子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慕容复淡淡一笑,“记得当年已经饶你一命,你还敢出现在本公子面前,就只能怨你命苦了!”

说着探手一掌拍出,一道掌力凌空飞向田归农。

田归农没想到对方竟会一言不合便动手,此时也顾不得追究在哪里见过这人了,手腕一抖,点点凌厉寒光激射而出,迎上慕容复掌力。

但听“嗤嗤嗤”一阵疾响,那些看似凌厉之极的寒光,进如同纸糊的一般,顷刻间土崩瓦解。

田归农心中大骇,想要闪躲已是不及,只好提起身真气,将其护在胸口位置。

“砰”的一声大响,跟着又是一阵令人牙酸的“格格”声,田归农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

“爹爹!”

“夫君!”

一时间,一个娇脆,一个轻柔的声音同时响起,语气中满是焦急。随即便是两道声音从席间站了起来,飞身前往田归农落地之处。

慕容复怔了一怔,其中一个丰腴的身形,却是有些印象,正是当年在破庙中,被他轻薄过的南兰。

苗人凤听得这声音,登时如若雷击,面色苍白无血,整个人呆若木鸡。

“爹爹,你怎么了?”苗若兰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

慕容复一掌过后,也就不管那田归农,转而看向了石万嗔,“你方才打了她一掌,如果你今日受我三掌而不死,便放过你!”

见得慕容复这般维护自己,程灵素一时间也愣在了原地,不知慕容复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如果心中还有自己,这数日当不该如此生分才对,若是没有自己,又何必出手救下自己,还替自己出头呢?

“或许她是感谢我救治那个叫柳生花绮的女子吧。”程灵素心中如此想道。

“公子暂请住手!”赵半山急忙喊了一声,这要是在大宴上出现了死伤,今晚的宴席可就等若白办了,尤其是王爷交代的那件事尚未办好,出了纰漏,他也担待不起。

不过慕容复却是丝毫不加理会,长身而出,呼呼两掌,顷刻间,漫天掌影浮现而出,朝石万嗔笼罩而去。

石万嗔在认出慕容复之后,便一直提防着,慕容复话音刚落,他便闪身往后退去,不过慕容复掌影速度极快,甚至有种凭空凝聚而出一般,避无可避。

“噗噗噗”一连三响,石万嗔身子被抛飞出去,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咳咳,”胡斐剧烈咳嗽一阵,吐出一口黑血来,吞下丹丸后,他脸上黑气褪去不少,不过眼角和嘴唇仍然有些青黑。

“胡大哥,你怎么样了?”程灵素关切的问道。

胡斐咧了咧嘴,“我没事。”

“胡大哥,你犯不着如此的……”程灵素沉默了下,幽幽说道。

胡斐似是听懂其中深意,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悲伤,但嘴上却是笑道,“没什么,胡大哥皮糙肉厚,便是再多挨两掌也没什么,更何况,此事 又是因我而起,我怎能让你受伤。”

“你们两完没完!”慕容复回过身来,见得二人这般,不由轻哼一声,语气十分不好的说道。

程灵素先是一呆,随即眼中闪过一丝狂喜,她能够感觉到,慕容复在吃醋,这么说,慕容大哥心中还是有自己的,数日来的阴霾,顷刻间一扫而空,不禁脱口喊了一声,“慕容大哥……”

慕容复怔了一怔,唤道,“灵儿。”

话一出口,他又有些后悔,原本程灵素已经被他放弃了,适才出手,不过是不忍对方死在自己面前,兼之胡斐奋不顾身的替他挨了一掌,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这才怒而出手,如今“灵儿”二字出口,只怕又纠缠不清了。

程灵素心中说不出的甜蜜,不过马上她脸上又闪过一丝愧疚,胡斐一路以来对她照顾有加,说是无微不至也不为过,纵然没有明说,不过她还是能够感受到胡斐一些心意的。

“对不起,胡大哥。”

胡斐顿时间,有种心若灰死的感觉,口中不禁喃喃道,“他便是你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人么?”

随即又自嘲的笑了笑,“我早该知道的……”

原来他与程灵素相处的久了,不知不觉的,竟是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个弱不禁风的聪明女孩,只是程灵素时常怔怔出神,明显在思念着什么人。

慕容复见到这一幕,脸色不禁变得古怪起来,在他的印象中,按照原来的轨迹,程灵素应该是喜欢上胡斐,而胡斐却不喜欢她,没想到现在却是反了过来,变成胡斐喜欢程灵素,而程灵素却是不喜欢他。

想通其中关节,慕容复心中没由来的生出一股怪异爽感,那丝后悔的念头顷刻间消失无踪。

厅中众人看着这一幕,目光多是在慕容复身上流转,部分人窃窃私语。

“这人是谁?看他方才的武功,只怕不弱于中原五绝了。”

“嗨,你知道什么,这人便是号称南慕容的慕容复,在听香水榭一战,曾力敌五绝之一的黄药师和不老顽童周伯通联手。”

“什么!这么说他的武功岂不是远远超过中原五绝了!”

“这谁知道,五绝中的王重阳老前辈已经仙去多年,若他在世的话,说不定能够打得过慕容公子……”

慕容复将众人的话听在耳中,心中说不出的得意。

而此时的石万嗔虽然还有一口气在,却是躺在地上装死,心中暗恨不已,本想趁机夺取程灵素的药王神典,没想到被慕容复搅了局,不过他知道今晚这里会有一件大事发生,先隐忍一阵,说不定还可以捡个便宜。

“原来是慕容公子大驾光临,红花会蓬荜生辉,鄙人赵半山,权且代表红花会上下,欢迎慕容公子。”这时,赵半山淡淡开口道。

他说话虽然颇为客气,不过众人却是听出他话中的言外之意,慕容复是不请自来的。

厅中许多人都听过慕容复的名声,却未见过他人,现在被赵半山道出了身份,不由大吃一惊,均是生出“原来这人便是南慕容”,“果然英俊潇洒,武功不凡”之类的念头。

慕容复回过身去,面色陡然冷了下来,“赵当家,今日本公子到此,也不是贪图你这顿宴席,只是有一件事摆脱贵会。”

“什么事,请说。”赵半山淡淡道,眼底却是闪过一丝喜色。

慕容复三天前打伤常郝志两兄弟,自那晚其,两兄弟便好似中了什么剧毒一般,每日疼得痛不欲生,时至今日,已是不成人形,而且气息愈发微弱,恐怕撑不过今晚。

原本赵半山还在头疼怎么让慕容复交出解药,不过现下听慕容复的意思,似乎有事求到红花会头上了,这自然是件大大的好事,且不论对方要求什么,他都可以让对方用解药换取。

不料慕容复的话却是令他大吃一惊,如同一盆凉水浇在头上,只听慕容复淡淡说道,“贵会的文泰来和余鱼同,擅自将我府上妻妾掳走,还请赵当家将这二人交出来,本公子既往不咎,否则,你红花会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什么!”

“好大的胆子!”

“真真是放肆,你以为你是谁!”

听得慕容复的话,红花会众人均是勃然大怒,一些沉不住气的人,当即破口大骂。

厅中宾客则是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不过倒是有些好奇,红花会掳走慕容复的妻妾做什么?而且红花会不是号称光明磊落,行侠仗义,驱除鞑虏么?怎会行此下作之事。

余鱼同则是脸色苍白无血,身子微微颤抖,便是手中的酒杯也拿捏不住,“砰”的摔在地上。

“十四弟,你怎么了?”坐在旁边的徐天宏疑惑的看了余鱼同一眼,问道。

余鱼同立即收敛心神,绑架双儿等人一事,是他与文泰来合计着去做的,会中除了四嫂骆冰,便再无他人知晓,此事也不宜让太多的人知道。

“胡说八道,欺人太甚!”赵半山气得身子微微发抖,牙缝里挤出这八个字来,便冷冷盯着慕容复,大有你不将事情说清楚,今晚别想走出此地的意思。

同时,大厅左右两侧,鱼贯涌出数十名弟子,将整个大厅都包围起来。

众宾客神色各异,有的脸上挂着一副有好戏看的笑容,有的则是面现焦急之色,有的不咸不淡,似乎此事与他没有半点关系一般,不一而足。

“哼,本公子是不是胡说,你让余鱼同与文泰来出来对质一二便会清楚。”慕容复傲然而立,对于红花会的阵仗丝毫不放在心上,口中冷声说道。

其实按照他原来的打算,先藏身暗处,待血影殿的人一到,便直接血洗红花会馆,只是没想到程灵素会先与石万嗔斗了起来,迫不得已之下,先行暴露了身份,这才故意拖延时间,顺便为自己争取一下大义的立场。

倒不是他一个人杀不了红花会这些人,只是此处人群杂乱,为防漏网之鱼,他只有等李莫愁到来,再将红花会所有人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