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有另外一头邪魔,被这里的动静吸引,赶了过来,同样是一头七品邪魔,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得亡魂具冒,落荒而逃。

“太凶残了,太凶残了,这个人是什么人,身上好强的杀气,戾气如此恐怖,太妖邪了。”

那头邪魔逃遁的速度,比起方才赶过来的时候还要快得多,一边逃跑,一边惊恐的叫道,被方才的一幕吓得不轻。

一头七品巅峰邪魔,在这个人手中竟然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就被斩杀了。

然而就在这头邪魔逃遁的时候,王腾的目光却已经注意到了它,那猩红的目光诡异而妖邪,身形一个闪烁,直接朝他追了过来。

随后施展杀剑术第三式御剑式,手中惊风剑顿时朝着半空中激射而去,速度奇快。

那头正在速逃遁的七品后期邪魔心中顿时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惊风剑便瞬间将他洞穿,当即惨叫一声,从半空中跌落下来。

惊风剑回转一划,直接将那团黑雾劈成两半,烟消云散。

接连斩了两头邪魔,王腾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凶煞戾气隐隐之间竟然又增长了一丝。

“咻!”

惊风剑划破长空,飞回王腾手中。

养眼清新毛衣美女满满粉红少女心户外写真

他静立稍许,那环绕在他身上的凶煞戾气缓缓缩了回去,眼中的杀机也渐渐敛去。

“没想到这凶煞戾气,对我的实力加持竟然如此强大!”

王腾不由得深吸口气,方才这两头邪魔的实力都是极强,但在他动用这凶煞戾气加持的情况下,却都被他轻易斩杀了。

这有些超乎他的想象。

虽然他当初就已经感觉到,这太古凶兽的凶煞戾气,还有那凶煞残念,都能够加持他的实力,却没想到加持这么大。

在这样的状态下,他的实力提升极大。

只是在这样的状态下,他的心神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心中的杀念也被无限放大了。

收起了体内的凶煞戾气,王腾轻吐口气,随后看向山脉更深处。

山脉更深处的邪魔,实力必定是更加强大,若是遇到八品邪魔,王腾手段尽出,倒也并不畏惧,不过要是遇到九品及九品以上的邪魔,那就太危险了。

“不经历生死磨难,怎么能够成长,只有从血与火中走出,才能锻造出真正不屈的意志,成为真正的强者。”

王腾提着剑朝着山脉更深处走去。

他本就是进入妖风谷中磨炼,寻找突破的契机,虽然现在瓶颈已经松动了一些,但却还是不够。

而且,在这里,他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底牌会被别人看见,正好看看,自己力以赴的情况下,实力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一路深入,王腾遭遇到的邪魔反而减少了。

一直走了很远,竟然都没有再遇到一头邪魔。

“怎么回事,这深处,竟然没有邪魔?”

王腾有些惊异。

次日黄昏,王腾突然见到远处密林之中,陡然迸发出一道惊天的剑光,冲天而起,杀气惊人。

那片区域,昏天黑地,一股股妖风肆虐,还有好几股黑烟滚动,时不时的冲天而起。

同时,有着一阵阵激烈的打斗声徐徐传来。

王腾顿时吃了一惊,那半空中的黑烟,都浓厚无比,而且数量不少。

除了最开始遇到的那两头高品邪魔,自己这一路走来,都没有再遇到一头高品邪魔,难道这些高品邪魔,竟然都聚集到了这里不成?

王腾神情微动,随后施展无影步,宛若一道幽林,朝着前方悄无声息的靠近过去。

他跃到一颗古树之上,藏身在树冠之中,目光看向前方,顿时不由得瞳孔一缩。

眼前足足有三十多道黑烟肆虐,每一道黑烟之中,都是有一头高品邪魔,而且实力都是极强,气息无比可怕。

每一头竟然都是八品以上的邪魔,甚至八品都没有几头,以九品邪魔居多。

并且,其中还有两头邪魔,已经几乎完凝聚出了真实的形体,化成了模糊的人身,周身浓厚的魔气滚动。

赫然是半步天魔。

这三十几头邪魔,正在围攻一名女子。

这名女子,浑身浴血,双手缠绕着的绷带也早已红透。

“是她!”

看到这名女子,王腾心中不由微微一惊。

这名女子,赫然是比王腾更早一天进入妖风谷秘境的唐月!

面对三十几头高品邪魔,甚至还有两头半步天魔的围攻,唐月的眼神中却是没有半点恐惧之色,冷静的不像话。

她的眼神冰冷,手中的长剑,不知道斩杀了多少邪魔,那三十几头高品邪魔,将她围在中间,但却竟然无人敢靠近她。

只是不断的在外围发动远程攻击,进行骚扰袭击,似乎是想要进行消耗战。

就连那两头半步天魔,竟然也都不愿意与之正面激战,这两头半步天魔,看着唐月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但更多的却是忌惮。

眼前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怕。

她不止一次的进入到这第一百零八脉,每一次来,都会在这第一百零八脉清洗一次,无数高品邪魔死在她的手中。

甚至连半步天魔,都曾陨落在她手上。

所以这第一百零八脉中的高品邪魔,对她印象深刻,对其忌惮不已。

在探知到唐月再次来袭,这片区域的那些高品邪魔,便立即都汇聚到了一起,甚至还出动了足足两头半步天魔,对其进行围杀。

只有汇聚在一起,他们才敢面对眼前的这个女人。

但就算如此,一场激战下来,还是有数十头高品邪魔,丧命在她剑下。

原本近百头高品邪魔,到现在,却只剩下三十多头!

两头天魔,都被她杀得胆寒,不敢轻易与她正面缨锋,而是改用这种消耗战的方式。

而事实上,到了现在,唐月此刻已经几乎油尽灯枯。

她来到这里,已经与这些高品邪魔,足足麓战了一整天的时间,真气耗尽了一次又一次,将此行所准备的回气丹都已经耗尽,浑身体力消耗更是严重无比。

原本以她的实力,完可以趁着真气耗尽之前,从容退走。

但她并没有退,想要置之死地而后生,一次又一次的压榨自己的潜力,超越自己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