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慕容复便出门在院中逛了一圈,见四下并无人监视,便在院门处做了个特殊暗号,水晶宫的暗号大多是是水晶球,

但慕容复当初特别派出去的暗线都有单独联络人,是以标记也各不相同,与王彪的联络标记则是一株兰花图案。

不过慕容复也不抱多大希望,毕竟神龙岛虽小,王彪也不太可能恰好经过小院,又恰好看到他的暗号,多半还是要等神龙教教众聚会的时候,再想办法联络了。

当晚,慕容复正在屋中教导阿九武功,忽然,“噗嗤”一声,一团物什破窗而入。

慕容复随手一接,同时转头看去,窗外没有什么人影,只是在十来丈外感应到一道气息正在迅速远去。

慕容复面上讶色一闪而过,来人内力之深,比胖瘦头陀强多了,而且轻功高明。

慕容复打开纸条看了看,顿时面色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什么。

阿九好奇的探头看了看纸条,慕容复干脆将纸条递给她。

“小院东二里,密林一会。”阿九轻轻念出声,随即秀眉微蹙,“公子,这是谁要约你?”

慕容复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看刚才那人的武功,岛上除了洪安通便只有苏荃有此身手,至于其他人,便是有此武功怕也没有动机。

想到可能是苏荃约自己,慕容复忽然心中火热起来,“你继续练功,我出去看看!”

“公子,小……”阿九心字未出口,慕容复已经不见了身影,最后只是低声补了句“小心”。

清纯天然美女户外一日游随拍图片

不多时,慕容复按照纸条上写的位置来到小院东边约莫二里处的一处密林,四下看了看,不见人影。

稍一闭目感应,慕容复忽然转身冲着一颗树干说道:“出来吧,阁下既然约了我,何必藏头露尾的?”

等了半晌,仍无动静,慕容复正想发动攻击,将人揪出来,但见那可树后忽的黑影一闪,一道劲风迎面扑来,竟是一个黑影一掌打向慕容复。

慕容复心中好奇,对方内力气息似乎有些熟悉,当即抬手便是一掌击出。

“砰”一声,那人登时连退数步才稳住身形,抬头吃惊的看着慕容复。

慕容复也是极为意外的看向他,这人虽然黑衣蒙面,不过慕容复与他对了一掌,自是猜出了他的身份,不由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本公子?”

这人自然便是慕容复当初派到神龙岛的暗线王彪了,从他一手精纯的九阴真经内力,慕容复便判断出他的身份。

王彪只是上下打量慕容复一眼,默然不语。

慕容复微微一愣,倒也明白过来,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金色令牌,上书“乾坤”二字。

黑衣人登时一惊,不过仍是没什么表示,“敢问阁下是慕容家什么人?”

慕容复收起令牌,“慕容复!”

听得此言,黑衣人又上上下下的上下打量慕容复一眼,当即伸手拉下黑色面罩,单膝跪地,“属下王彪,参见公子!”

慕容复微微打量这王彪一番,算不得多么眉清目秀,但是棱角分明,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尤其是一双眼睛精光四射,骨溜溜转个不停。

“起来吧,你与小时候变化太大,若不是你主动来找,我倒还真不一定能认出你来!”慕容复伸手一道轻柔内力将王彪扶起。

王彪脸上骇然一闪而过,近年来,他九阴真经修炼接近大成,岛上除了洪安通外,再也无人是他对手,他自问也算绝顶高手了,但适才接慕容复一掌,现在又见他这份炉火纯青的控制力,这才知道自己实在是坐井观天了,一时间既是郁闷又有些丧气。

慕容复虽然不知他在想什么,但见其神色,倒也能猜出几分,开口鼓励道:“你这些年武功进步很大,只是稍微缺点火候,再过数年,便能成为绝顶高手了,好好练!”

王彪精神一振,恭敬的抱拳道:“是!公子!”

慕容复点点头,忽的问道:“对了,我做下暗号不过半日功夫,你怎么这么快就找来了?”

王彪答道:“是这样的,今日下午属下的眼线来报,说慕容家的人来到了神龙岛,属下本来有些不信,但还是抱着试试的念头来到公子的小院外,没想到竟是见到公子的暗号,这才将公子约了出来。”

随即似是想起了什么,又略带惶恐的说道:“属下适才对公子无礼,还请公子责罚!”

“这没什么。”慕容复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他自是知道适才王彪只是试探他的武功以此来确定他的身份。

随即慕容复似是随意的说道:“不过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嘛,看得出你在岛上混的不错!”

王彪登时心中一凛,立即躬身说道:“赖公子和邓爷背后扶持,小人才能有今天!”

慕容复满意的点点头,“你说说岛上都有什么高手,兵力配备如何?”

王彪沉吟半晌才说道:“最厉害的便是深不可测的教主洪安通,虽然不知道他武功高到什么境界,但以属下的身手来看,在他手下怕是撑不过百招。”

慕容复微微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王彪继续道:“其次便是洪夫人,洪夫人的武功有些奇怪,内力深厚尚在属下之上,但若是论及招式,却是不如属下,若是真斗起来,怕是跟属下不相上下。”

“最后便是五龙使和胖瘦头陀,还有药房管事陆高轩等人,这些人武功在一流中上水平,算是神龙教的顶尖高手了。”

“至于兵力,若是连那些不会武功的弟子也算上,差不多有三千余人。”

“三千余人?”慕容复略带惊讶的问道。

王彪点头答道:“不错,这些年洪安通似是有意大力扩充兵力,岛上青年到中年的男子,均是被召集起来,甚至还有岛外掳来的,不过教中无人会练兵,目前只是当作门派弟子来训练。”